情繫心間

文/楊敏(木中)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她是我的親姐,我們身上流着同樣的血,只因我們沒在同一個屋簷下長大,至今我未曾喚她一聲“姐”。

小時候我已知道,我有一位姐姐給馬來人領養了,養父是爸爸的好朋友,媽媽從不隱瞞這件事。我還知道她叫法蒂瑪,跟着後母生活,後來又跟着外婆過日子。

小時候,法蒂瑪和外婆常來我家,當時她綁着兩條長長的辮子,皮膚白皙,非常漂亮,可是我不會講馬來話,所以不敢接近她,只能遠遠地偷窺;她的外婆有時一邊和媽媽談天,一邊用手指着我,我被嚇得花容失色,趕緊跑進睡房裡。當時我有這樣的恐懼:“這馬來阿婆是不是要把我抱回去當孫女啊?”我真的要哭了!從那時起,只要馬來阿婆來我家,我便躲進房裡,不敢出來,等到她走後,才鬆了一口氣。

開齋節時,媽媽總要帶我們去探訪法蒂瑪,我很害怕又不敢說,只能戰戰兢兢地跟在媽媽後面。當我們坐下來後,法蒂瑪的養母總喜歡摸摸我的小臉蛋兒逗我開心,我卻被嚇得想哭,我 多希望他們快點把話講完,好讓我快快離開。

長大後,我會講馬來話了,才能和法蒂瑪溝通,小時候對馬來人的恐懼感也就煙消雲散了。

小鎮上,老一輩的人都知道我有一個馬來姐姐,馬來甘榜的村民也都知道法蒂瑪身上流着華人的血,奇怪的是,他們似乎都引以為榮呢!

法蒂瑪有了孩子後,每逢華人新年,都會帶着孩子們來我家拜年,孩子們也都“安娣安娣”的叫,我卻依然開不了口,一味兒地直呼她的名字。

媽媽過世時,法蒂瑪不顧宗教信仰,毫無忌諱地帶着夫婿與孩子,前來送媽媽最後一程。這血緣關係與親情,畢竟能打破種族間與宗教信仰的藩籬,不是嗎?

如今法蒂瑪已是奶奶級人物,我自然也成了“姨婆”。儘管如此,我還是沒勇氣稱她為kak(姐),就讓這微妙的血緣關係,在彼此心間連繫着,無需開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