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小擺設

文/貓頭鷹(古晉)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我對家居小擺設,有一種說不清的意亂情迷,儘管人生已經步入不惑。家裡的客廳、書房、臥室,甚至廁所,處處都有它們的蹤跡。趣緻卡通、奇特玩偶、冰箱吸鐵、地標模型等,都是我遊歷各地、或逛街、或為紀念某件事物時,不惜破費羅致而來的。像那匹趴在廁所外的陶馬,是我用徵文賽贏得的部分獎金買下;而樓梯處那套顏色各異、為數6隻的貓頭鷹,是觀光台灣九份時,對它們一見钟情佔為己有。別看我平日一副省吃儉用、錙銖必較的模樣,看上某件物品時,可是一擲數百令吉而面不改容,那股狠勁與豪氣,常把老公唬得倒退在幾條街之外。為什麼會越買越過癮,越買越一發不可收拾,那就要從七八年前說起。那時剛搬進新居,但覺住所空落落地,除了幾件簡單的傢具,便再無其他。為了活化空間,便開始在逛街時、旅途中留意特色飾品,有合眼緣的,就買回家擺放,增添生氣。日子久了,小物件慢慢增加。起先,它們只佔據客廳的壁櫥,後來滿了,就擴散到屋內數個角落,再爬上書架、冰箱、櫃子。令人頭痛的事情也跟着來了。

小物件特別容易惹塵埃,即使不太打開門窗,可沒幾日,上面還是依附了點點微塵。欲保持光鮮,只得勤拂拭。但這可是一件沒完沒了的長命工夫,很費時間,也考耐心。

一星期約莫兩三天,我就化身女僕,手執抹布忙裡忙外地擦擦擦。起初物件不多,還很自我陶醉,稱那叫情趣,待多起來後,閒情變成累贅,那意境,也就天上地下了起來。

為了展示我的無悔與毅力,咬牙堅持了七八年,可再強的意志力,還是抵不過歲月神偷,終於在幾個月前潰敗下來,找出紙箱收起其中的二三十件,置入儲物間。

不久前進行半年一次的大掃除,紙箱又給我掏了出來,打開一看,那些泥人玩偶個個神態鮮活,笑容可掬,這樣把它們打入冷宮,實在有點可惜。想想,與其這樣閒置,還不如送走,把它們安置在適當的位子上,再次煥發新生命,總強過似這般無作為地,任憑地老天荒。

新加坡導演梁志強的一部電影,有這樣一句旁白:垃圾放對地方就是資源,資源放錯地方就是垃圾。於人、於事、於物,不也是同樣的道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