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其實沒有錯過什麼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星雲 - 文/王姿穎(雙溪大年)

在法國求學時期我與公交車有着密不可分的情結,因為那是我唯一的代步工具。那裡的城市規劃非常周到,大部分的城市都設有公交車、汽車和腳踏車各自的專用道,因此大大減少了交通阻塞的問題。不僅如此,公交車公司甚至設立了手機應用程式提供公交車到站的時間,要不車站也有電子倒數牌。

搭公交車時總有機會看見很多精彩的故事。其中一次,我望見車外有個光頭亞洲人,背上扛着看似很重的旅行包,穿着拖鞋和我這輛巴士並肩狂跑,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想起下周城裡即將舉行的馬拉松賽跑,心底暗暗讚歎他的毅力。可是我抓破頭皮也不明白,幹嘛不穿雙好一點的球鞋呢?或許是在鍛煉腳部肌肉吧。難怪歐洲人總說亞洲人怕輸,什麼都幹得那麼拼命。

公交車拐了彎,前方的車站把我心中的謎題一併瓦解。我不禁莞爾一笑,豐富的想像力居然把一名不過想趕巴士的亞洲旅客誤解得及其離譜誇張。不過那一景非常熟悉,我經常也成為他人眼中的風景。學校外是一條蜿蜒的路,大約離校門口600米外就有個公交車站。每次放學走到車站的路上我都不時往公交車駛來的方向盼望,如果這時候正好看見公交車拐入視線,我就會開始跑。其實我試過了,這種情況下一定可以追到公交車;而如果我還在校園裡卻看見公交車駛過,那就不需要白費力氣追了。我可以想像我穿着裙子,拖着書包像大笨象地跑一定也很搞笑,可是如果錯過了這趟車,就得等上個15或20分鐘。

有一次,我跑慢了,就在我追到車尾的時候,車門居然關了起來。我使勁兒地拍拍車門示意司機開門,最後車卻依然馳騁而去,留下一團黑煙。當時我很氣憤,我跑的時候司機肯定看到我了,我拍車門的時候司機也肯定聽見了,為什麼他那麼沒人情味不讓我上車?不就是按個按鈕開門嘛,城裡人冷漠的態度可見一斑,我對司機心生鄙夷之感。

當時有位婦女走過,目睹了上一刻的場景,她僅僅笑着對我說,“Vous n'avez pas rate grande chose.(你其實沒有錯過什麼。)”

我征征地想了一下,憤怒的心情豁然開朗。

停下來等喘氣的靈魂

我問自己我錯過了什麼。其實,我真的沒有錯過什麼。如果那不是屬於我乘搭的公交車,那麼我搭下一趟不就得了;錯過了下一趟,還是有下下一趟。如果沒趕着上哪兒,搭哪一趟都沒有差別。

自此,我省了擔心追不上巴士的煩惱,放學後就悠悠地走出校門,如果公交車來了就上車;如果錯過了,我就吹吹風,聞聞路旁的黃色玫瑰,看看螞蟻忙碌地搬運甲蟲的屍體回家。我都忘了小時候我是多麼喜歡趴在地上觀察螞蟻的一舉一動。我甚至會憐憫螞蟻沒有東西吃,而把幾顆白糖放到螞蟻洞口,看着螞蟻的觸角探視性地碰了碰白糖,確認貨物後,就衝入洞裡。不一會兒就湧出了成群結隊的螞蟻,手忙腳亂地把白糖搬回家。那時小小的我會突發奇想,我那麼龐大,螞蟻看得見我,知道我的存在嗎?它們會害怕嗎?我漸漸地變成了越來越忙的小大人,忙着唸書、忙着和朋友出去玩、忙着刷臉書,我不再像小時候和螞蟻、飛蛾玩耍了。而等待公交車的15分鐘時間,讓我找回了對慢生活的體會。我們一直拼命地往前衝,因為前方有好多風景等着我們,很多事情是我們不聞不問的;而其實很多東西已經被遺忘在身後了。我們應該停下來,等一等在喘氣的靈魂。錯過一輛公交車,你其實沒有錯過什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