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驥伏櫪,志在哪裡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廣場 -

老 馬被副首相阿末扎希“起底”非純馬來人,他以20年前扎希向他匯報的2億3000萬存款回敬,意指扎希也非純淨,這場血統與戶頭的對弈本來就格格不入,但它偏偏在政治博弈的時候,可以起着打擊對方形象的微妙效果。

對非馬來人來說,或許未能完全感受到純血統跟治國成就有哪些關係,但是對存款的多少卻有更濃厚的興趣,因為鈔票只講顏色,不講膚色,許多人,窮其一生在追逐和不可欠缺的,不就是花花綠綠的鈔票嗎?

所以老馬一說2億3000萬,許多人在嘩的不全是時任巫青團長的阿末扎希如何在年輕時經營有道,而是其他人到底又有多少?這其他人除了見到2億3000萬時眉頭也不皺一下的時任首相馬哈迪,還包括其他高官。

講到這裡我就覺得老馬太不夠意思了,既然他手頭上有這麼多今日大官們20年前的戶頭詳情,何以直到今日才拿出來當作欲奪政權時反擊對手的武器?難道這些年來所有大官的 財富資料都是在彼此的默契下善意“閉嘴”的嗎?那麼,這些日子或老馬掌舵馬來西亞的時候,實很難想像他還有多少事情是瞞着老百姓的了。

這次老馬出山,極為吻合曹操在《步出廈門行》裡寫的“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只不過覺得他是志在兒子慕克力。

看着眼中的徒弟納吉創下父子首相的傳奇後不再受自己掌控,他實在吞不下這口氣,似乎拼了老命也要將兒子慕克力扶上壁。可是布城看似很近,但就算是希盟奪得打開布城大門的鑰匙,老馬想要打造馬哈迪父子首相的傳奇,沿途還得另想絕招撥開安華和慕尤丁這兩支鋼鐵荊棘。畢竟老馬已經很老,慕克力比安華和慕尤丁還很小啊!

對於老馬,大馬歷史已經清楚記載着他當首相22年期間是如何的肢解華裔經濟實力;大馬華裔權益和華教地位的日益趨弱,歷史也寫下來了,所以我個人對他就算創下世界最高齡 首相的傳奇紀錄後,也不會抱以任何期望,最好也不過是跟那22年一樣,或許希盟粉絲們在他身上有看到我沒看到的好樣吧!

所以幾個月前,對於他們的結合,就華裔和華教權益的好處,我在臉書裡寫下了個人看法的打油詩“這票怎麼投”:老馬靠得住, XX會爬樹;要信慕尤丁,準備好碰釘;挺牢籠安華,從來就不划;祈望末沙布,除非沒有路;期望林吉祥,現在是幻想;冠英好煽情,罵爽哪是贏;若要信納吉,一馬難忘記;你看那扎希,治國用脾氣;馬華在努力,民政在喘氣;廢票不鼓勵,但投哪裡去;都是爛蘋果,也得選一粒;華裔要爭氣,此生很費力。

純個人意見,沒意圖影響任何人,倒希望接下來有更好宣言和承諾能改變我個人狹隘的看法,那表示有更美好的元素注入了我們華裔的前途。

鄭欽亮 執行編輯(網絡內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