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的另一內涵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廣場 - 李冉馬大中國研究所研究員

本周東盟50週年論壇在吉隆坡舉行,東盟成立了50年,其中一半的時間,中國與東盟建立了親密夥伴關係。現如今,中國是東盟發展的最大外部因素,所以一提起東盟,許多人的腦中立刻跳出了中國二字。

中國是世界上正在崛起的大國力量,但是中國還不能完全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領袖。世界版圖的新格局將會由中、美兩國力量在相互制衡、相互牽制的狀態下共同引領。

大國若要成為全球新權力中心,必須要從爭奪陸權與海權兩個方面下手。中國國家級對外頂層戰略“一帶一路”的提出,讓身處馬來西亞以及其他東南亞國家的觀察者自然而然地關注其中的“一路”,也就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從中國的港口城市泉州出發,海上絲綢之陸首先路過東南亞地區,再經由印度洋到達歐洲。但是,我們不能忽視其中重要的陸地政策“一帶”,即絲綢之路經濟帶。陸上絲綢之路便是從中國的西安為起點,貫穿整個亞歐大陸,最後到達歐洲。所以,一帶一路也可稱作亞歐大陸橋。

王庚武教授曾提出一個觀點,世界政經歷史的演變由亞歐大陸而起,以大陸邊緣之地為終。亞歐大陸也被稱作世界島,顧名思義這是世界上最大的一片島嶼,作為世界的核心區域,掌控世界島便邁出了掌控整個世界的第一步。也就是說,歷史上,大國要先掌握陸權,再控制海權,才能領導全世界。

而當今時代卻不同於歷史,世界島的重要性不再那麼明顯,王庚武教授認為今後世界將屬於海洋,也是就對海權的控制變得至關重要。這就是為什麼欠缺海權的中國也在強調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性。中國只有大力發展海洋技術,才能由陸權為主的國家成功轉型成為海陸並重的大國。而亞洲的東南亞地區便如同歷史上歐洲的地中海地區,成為世界大國爭奪海權的一個中心。這就是近些年為什麼美、中兩國分別將東南亞地區打成了焦點牌,並推上了世界的舞台。

有史以來,像俄羅斯一樣,中國的陸軍實力是遠遠超過其海軍實力的,但是中國海軍卻進步明顯。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網站7月28日發表凱爾·溝上的文章《縱橫世界海洋的五大海軍》稱中國擁有世界上第二強大的海軍,僅排在美國之後。文章還稱中國海軍目前擁有航母、多艘大型兩棲艦船、驅逐艦、護衛 艦、攻擊型核潛艇和常規攻擊潛艇。最近也不斷看到新聞,像是中國首個設在非洲國家吉布提的海外海軍基地正式投入運作。另有中國海軍水面艦艇加快現代化升級,從機械化轉向信息化,使得中國海軍有能力從近海防禦走向遠海護衛的新聞。

當然,中國在亞歐大陸以及邊緣(亞洲及東南亞地區、歐洲及地中海地區)爭奪陸權與海權的首個動作,便是加強與這些國家與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聯通。亞歐大陸的橋樑便由一條條鐵路築成,從中國義烏站出發,駛往歐洲的列車“義新歐”滿載着中國小商品,途經哈薩克、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德國、法國等國家和地區,最終到達歐洲。而在海洋地區,中國則是首先突出本國港口功能,並加強與其他國家港口的聯盟,並且在其他國家重要的港口增加經濟涉入甚至參與港口建設。中國與馬來西亞已經組建港口聯盟,聯盟成員涵蓋10個中方港口以及6個馬方港口,並且在關丹港口合作共建馬中關丹產業園區,另 有參與馬六甲皇京港的建築。雖然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是一個長期投入但是不能獲得短期回報的投資,但是通過加強聯通,從而更容易獲取廣大的市場。

為了共同的利益,為了共同發展,東南亞各個國家聯合起來組成了東盟。東盟看起來是一個整體,為一個共同的目標努力。即使歐美人的眼中,每個東南亞國家幾乎一樣,可以以一個整體來看待和對待。但是,龍生十子各有不同,畢竟每個國家有不同的歷史經歷,也有不同的文化底蘊,甚至有不同的宗教背景,多樣化程度不比整個世界的差多少。

新加坡獨樹一幟,馬來西亞與印尼最像,但他倆更關心誰是東盟的領導,柬寮緬越四國更在乎的是本國的發展。雖是為一個目標成立,東盟的問題在於沒有一個共同的聲音為其發聲,聲音太多太雜,反而混淆視聽。東盟若要搭上中國這個大國力量的順風車,若沒有一個清晰而具體的共同目標,即使中國把焦點目光放到了東南亞地區,東盟也很難受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