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士司機和Grab車司機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廣場 - 鄭丁賢副執行總編輯tytay@sinchew.com.my《非常常識》周三、五見報《星期天拿鐵》周日見報

我在城中購物廣場前,準備召車。

一邊是排了近20部的德士,幾乎不動;這陣子,越來越少人搭德士了。

另一邊,GrabCar和Uber車子(從乘客在後座上下車,以及付款動作可以鑑定)在站前進進出出;幾乎沒有停頓。新經濟和舊經濟的區別,在這裏一清二楚。我選擇了德士,只因為好奇。司機是40餘歲的馬來同胞,我借機問他: “Bro,看來很多人都坐GrabCar和Uber了,你們的生意受影響了嗎?”

似乎讓他找到了一個傾訴的對象,他開始滔滔不絕:“駕德士已經找不到吃了,很多同行還不了車期,車子被拉了,不但失業,還欠下一屁股債;也有些人轉行,去做小販。

“還有一些年紀比較大的,沒有辦法轉行,沒有人請他們做工,他們也沒有本錢做買賣,只 好退休;如果有孩子撫養還好,要是孩子沒有能力,那就沒人理了。

“我自己有5個孩子,現在根本賺不到足夠的生活費,要賣掉車子也沒人要。現在只能硬撐,但不知還能撐多久。

“今天這些問題,都是政府的錯,完全不管我們的生計,開放電子召車服務,把我們逼入死角。

“現在什麼東西都漲價,這也是政府的錯,不管人民的死活……”

剩下的車程,我只能繼續聽他埋怨生活費高漲,政府無能,政治人物無情……。

我不忍心打岔,在電子召車服務出現之前,德士壟斷了載客服務,而各種拒載、敲竹槓、危險駕駛等現象,永無休止,才讓人望德士而生畏。

等到新的載客模式出現,GrabCar和Uber進入這個行業,德士不堪一擊;在某個程度上,德士業 者不也要自我檢討?

x x x幾天後,我坐上一部GrabCar,司機是近40歲的馬來同胞;車子是國產車,沒有豪華裝備,但干淨舒適。

我問他,為什麼會加入電子召車的隊伍? “我本來是在銀行上班,銀行業削減人手,我接受了資遣計劃,拿了一些賠償,換了這部車,就開始載客了。

“加入這個行業,其實還不錯,比較自由,也不會有很大壓力,還可以和乘客聊天。雖然收入不高,不過,車子是自己的,多開一些,收入就多一些。

“我妻子是一名教師,到了周末,她沒有上課,早上就由她開,而我可以在家休息,以及陪孩子。

“我們不能期望政府能夠幫上什麼,即使我 是土著,也沒有獲得什麼利益,一切都必須靠自己;如果自己不努力,有誰會來幫我們?

“我以前在銀行上班,也經常被派到外國,比較起來,馬來西亞並不差;我去過英國和澳洲,它們的城市看來不錯,但是,去到它們的郊區,生活也不容易;這些先進國,也有它們本身的問題。

“作為大馬人,最重要的是,我們要開明中庸,各族人民要團結,大家才有發展,國家才有前途。”

下車時,我謝謝他載了這一程,心裡想,新的時代,產生新的經濟模式,也要有新的生活態度。

掃描二維碼閱讀更多星期天拿鐵欄目文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