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種虛擬:

喧囂的存在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文藝春秋 -

母親種的那顆夢,開出了一朵花。幾乎每個夜晚,都會出現不同的夢。像是錯過的測驗,像是坐在大學場景裡的中學課堂,像是墜落於一個大窟窿,像是延續睡前的念想活生生顯現在夢裡的曖昧。它只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床褥,白色的外表沾了污濁,仿佛一點一滴地累積每個住戶的夢。

依稀記得是母親親手幫你把床單鋪上去的。她像是個比你還興奮的大小孩,鋪上靛藍色的床單後就迫不及待地躺上去,還頻頻稱讚宿舍床褥是上等貨,女兒你不用擔心睡不慣。忙碌中母親在那裡小休片刻,就不小心睡着了。

你不忍心吵醒她,默默地整理帶來的衣物。往後每個失眠的夜晚,你都會想起母親曾在床褥上種了一顆夢,是你日思夜想的思念。每回想到這裡,你就能很安心地入眠,仿佛母親一直陪伴着你,不曾離開。每個晚上拖着疲倦不堪的身軀上床時,僵硬的肩膀和腰骨瞬間獲得解放,在柔軟的床褥上收放自如。床上一凸一凹的菱形格子撐起了你的疲倦,床褥承載着你的夢。你喜歡在入眠前為當晚的夢鋪成。你企圖控制夢,想掌控自身的命運。

深夜打翻的紅色香檳,無意識地與你的夢參雜在床褥上。而夢總是把你的設定打亂。你不知道那是誰的夢,這床褥上,種着太多人的夢,你無法辨識。你只記得,你喜歡的那個男孩每回都換了別人的模樣與你曖昧。網絡上的“周公解夢”說那預示着你開始對愛情產生強烈的慾望,你深信,因為夢是唯一無法操控的意識。

你只能通過幻想設定自己成了培養皿內的微生物,吸收了別人的養分,結成自己的果。只是你不能確定,那時候的場景是否依舊是這張單人床褥。

培養皿 文◆黃慧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