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成朋友 醫生也流淚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NEWS -

莫桂美說,丈夫郭金福最後躺在加護病房時,醫生都流了眼淚,那些不是主診他的醫生,也都來看他,在床邊哭了。

她說,丈夫與醫生,已不是病人和醫生的關係,他們已經是朋友了。

莫桂美說,郭金福從未想過,這次的治療深靜脈血栓手術會要了他的命,反而之前摘除右腎時,他比較擔心,也和她談了許多。

一直陪伴丈夫治療的莫桂美說,丈夫最後一次手術後,精神很好,還能和大家說話、滑手機、用WhatsApp聊天及看報紙。

丈夫腦死帶他回家

她說,手術在星期日下午3時30分結束,傍晚6時,丈夫申訴腰痛,並感覺腳下有些濕,她掀開被子一看,發現被單以下都是血。

當醫生告訴她,丈夫已腦死,必須在3天內作出決定時,那是她最困難的時刻。

她說,以前有什麼事,都是和丈夫一起商量,現在丈夫躺在床 上,卻無法和她對話。

“我看着丈夫,他的體溫、血壓正常,面色紅潤,我要如何判斷,可是醫生也說得有理,於是我覺得趁丈夫還有一口氣時,帶他回家。”

莫桂美說,於是,她像每一次那樣,握着丈夫的手和撫着他的臉告訴他,叫他放松,當時他的血壓卻飆高到250,她知道丈夫是有意識的,她再次和丈夫說,叫他放下,而他眼淚卻在流,最後他才慢慢放下。

曾囑咐別搶救

她說,丈夫曾在她和醫生面前說過,如果有一天他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那就不要搶救。

莫桂美說,當救護車把丈夫送回家途中,她提醒丈夫要撐着,回到家中,家人再次對他輕語,叫他放下,不要再痛苦,他們會照顧自己。

“丈夫的喉管被拔下後,維持了40分鐘就离去,我相信,他的心意是讓我們多看他一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