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忠登獲終身成就獎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國內 -

陳忠登指出,其人生中獲得同行給予的肯定,此終身成就獎成為極其寶貴的獎項。

馬來西亞神經科學協會今日在2017 MyNeuro研討會中,頒發終身成就獎給拿督陳忠登。

陳忠登感謝妻子和團隊

陳忠登發表得獎感言時感謝其夫人拿汀葉秀芳,為了照顧孩子和家庭放棄事業,讓他能放心在神經科醫療領域中做出貢獻。

他也感謝與具有才華的團隊一起拼搏,以及感謝馬大醫院願意提供足夠的自由度讓他們努力為社會付出與貢獻。

他說,一個人如果做好其工作,生命是極具意義的。

陳忠登說,他於1977年加入神經科時,全馬嚴缺神經科醫生,相信人數少於5人,而他一開始也必須常常白天到檳城看 星期日 病人,夜晚則飛回吉隆坡。

“那時候的神經科醫生非常少,我當時背後有這麼的意願,就是要將神經科發展起來。”

他提到,美國5萬人口就有1個神經科醫生,1000萬就有200個;但三千多萬人口的馬來西亞現在的神經科醫生卻不超過100人。

陳忠登說,以目前情況來看,我國30萬人口中僅有1名神經科醫生,而理想的比例是每100萬人口必須要有10個醫生,意即大馬目前需要至少300名神經科醫生。

“東馬沙巴只有亞庇有神經科醫生,而且只是2人;砂拉越這麼大,卻只是古晉有,其它城市如詩巫、民都魯、美里很多地方都缺乏這科的醫生;而柔佛300萬人口中只有1人。這種情況不應該持續下去。”

現年68歲的陳忠登在發展神經科醫療領域中毫不言倦,至今仍然積極投入服務與貢獻,更把培育更多國內外的神經科醫生列為工作重點之一。

“除了馬來西亞,還會到國外服務,包括緬甸、越南、寮國及印尼。”

陳忠登也是亞洲腦神經醫學學刊的主編,他認為此工作也是培育神經科醫生的一種工作。

陳忠登強調,盡管國內被指醫生過剩,但其實國家仍然非常需要好的專科醫生,包括神經科及其它專科的醫生。“好的專科醫生是需要時間來培育,日後為社會貢獻。”

另外,他說,在醫學界投入服務多年,令他印象最為深刻的經驗莫過於90年代末立百病毒爆發時,他帶領團隊參與研究病毒的工作。

“當年有數百病人(受感染),約60個病人需要重症治療,也有的病人感染後不久就去世。那時候病毒不明,一開始我們也不知道照護者會不會有危險。”

“我們一整年時間都在研究新型病毒的工作,而研究成果最後也演變成受國際關注的課題。”

陳忠登(中)從馬來西亞神經科學協會會長林慶祥(左)手中領取終身成就獎。右為馬大醫院腦神經科主任吳乾堅教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