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奏曲33:山歌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大牌檔 -

貝拉:

最近重讀《笑傲江湖》,又讀到那個bug了,費彬明明被莫大當着令狐沖、曲洋、劉正風、儀琳小師妹的面幹掉了,後來左冷禪少林寺斗任我行的時候,卻又和丁勉一道出現,當真一大刺點。

另一個bug則是令狐沖本身。金庸常描述他大字認不得幾個,禿筆翁在牆上揮毫他完全看不明白,只是靠着聰明才智把許多口訣和詩詞歌賦一字不漏背下來,可是到了西湖梅莊地牢裡,令狐沖卻能在不見光的黑牢之中,把任我行刻在鐵壁上的“吸星大法”口訣一字不差地摸出來,學會這獨門功夫,這又比眼睛識字更高一級了。反倒是《俠客行》裡的石破天遭遇比較靠譜,他目不識丁,誤打誤撞讀通了俠客島石洞裡的蝌蚪文,秒學俠客行神功,自此無人能敵。前些日子也再讀了一遍《倚天屠龍記》,總覺得這兩部小說有許多類似的結構、主題,明教與日月神教、屠龍刀與辟邪劍法、殷素素與任盈盈、周芷若與岳靈珊、小昭和儀琳小師妹……當然各有各的精彩,只恨張無忌和令狐沖都太幸福。《笑傲江湖》幾乎每個情節都是反着來寫的,君子劍最是虛偽、不戒和尚為了追求尼姑跑去當和尚、令狐沖當了恆山派尼姑們的掌門人,而金庸武俠世界裡最強大的東方不敗竟躲在深宮庭園裡繡花(可惜此書深化太多性別的刻板印象,“反”得不夠徹底,倒有點低了)。

《笑傲江湖》也是小說裡杜撰出來的一本琴譜,是曲洋和劉正風傾注一生心思創作的琴簫二重奏,金刀王家還道那是辟邪劍譜,羞辱了令狐沖一番,卻也讓令狐沖、任盈盈結緣,最後兩人終成眷屬,這曲子也就有人繼承了(裡頭還融合了失傳的嵇康《廣陵散》之段落,金庸最愛把玩歷史的梗)。

音樂是《笑傲江湖》裡很重要的元素,《笑傲江湖》一曲超越了正邪,取消了二元對立。黃鐘公為了《廣陵散》結果讓任我行逃出牢籠。另一個愛樂之人則是衡山派掌門莫大,這個怪傑永遠只有一曲《瀟湘夜雨》,還把劍藏在胡琴裡頭,一邊拉琴一邊舞劍,劉正風還笑他媚俗,只愛煽情的哀傷的曲調,這倒有點像西方文藝復興時期的melancholy傳統了,我們愛唱的那首John Bennet〈Weep O Mine Eyes〉,便是John Dowland感傷主義名曲〈Flow My Tears〉的致敬之作。

到了小說尾聲,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莫大才終於換了一曲《鳳求凰》,給令狐沖、任盈盈道道喜。劉正風與莫大對音樂的喜好這時又有了雅俗之辯。不過小說裡最傷感的,卻是福建山歌。林平之是福建人,到得華山與岳靈珊朝夕相處,成為戀人。岳靈珊上思過涯給令狐沖送飯的時候哼起山歌,陌生的旋律讓令狐沖痛徹心扉,此後岳靈珊心中再也容不下其他曲調,臨死的時候都還哼着山歌,不知林平之給她唱過多少遍?那首山歌承載岳靈珊的快樂與苦痛,她癡癡愛着林平之,死在他手裡也甘心。

阿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