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Ӻ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文化空間 -

來到文冬文化館,很自然地想起了檳城的孫中山紀念館,一樣是由家族祖業中發現了歷史的淵源,而開始落力還原為一座會說故事的建築。文冬或許不是從陸佑先生開始,在陸先生還沒有來到之前,文冬就已經有礦場了。看中當地既有的人力、與吉隆坡的毗鄰距離,陸佑1897年與英國殖民地政府簽訂合約,承建從吉隆坡通往彭亨文冬的道路工程。在那一個年代,這樣的開山闢地,肯定是件極其艱難的事。通過這一層關係,陸佑先生得到了英國政府在文冬撥出4000英畝礦地,可以免交21年礦地稅,因而開始了陸佑先生在文冬大街上的東順公司。1897年有七八千人湧入文冬,一個以往人煙不到的野地一下熱鬧起來。

這兩間老屋在大約100年後的1995年,輾轉來到拿督羅發的家族裡,被用作倉庫,可幸的是,建築物並沒有經過太大的改變,門窗和屋子的結構都保留完好。如今東順公司的這兩間店屋只有一間改為文化館,另外一間的樓下為咖啡輕食店,樓上有百年歷史的中國青年益賽會會所還保留着。這個組織在馬來西亞是由基督教衛理公會創辦,本來有吉隆坡閩南堂、吉隆坡廣東堂、芙蓉堂、文冬中國青年益賽會及怡保中國青年益賽會。英殖民地期間,閩南堂、廣東堂及怡保中國青年益賽會被發現涉及革命事項,吊銷註冊,閩南堂當時把全部資產捐獻給同善醫院,目前只剩下芙蓉堂和文冬中國青年益賽會,卻也垂垂老矣。

有趣的是,文化館裝修時,在樓上會館故意拉低的天花板夾層裡發現了5個錢箱,刻着“天、地、玄、宙”,不期然的就讓人朗誦起《千字文》的前面8個字: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把這個背景聯合起來,我倒在想:是什麼樣的念頭讓這5個錢箱藏在夾層裡?很明顯的,這不可能只是隨手的遺忘。

歷史裡有提到,文冬中國青年益賽會由杜南先生(1854-1939)發起。杜南和孫中山的淵源起於檀香山,他也是吉隆坡同盟會分會的創辦人之一。這樣一個人物,不可能和革命沒有關係。推回去,當時孫中山在檀香山就加入了洪門的致公堂, 成了洪門會員,杜南生平記載中雖然沒有提到入會,可是和洪門中堅分子為了革命的事業來往得很近。這5個僅存的錢箱會不會和洪門會裡提到的“立誓拜玄黃天地”有一些關聯?會不會是借一段古言代號革命各會的捐款呢?當然,我的隨想並沒有確實的根據,卻是走訪每一個地方最有趣的經歷。 羅燕萍和父親羅發的“合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