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管制宗教被商業化趨勢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Day) - - NEWS - 吳健南執業律師

柔佛蘇丹早前針對麻坡清真洗衣店風波所採取的開明立場,如今獲得馬來統治者理事會力挺,我認為可以從兩面看。

正面而言,至少已把有關原本只涵蓋該州的蘇丹諭令,提升至全國層次,確保獲得更多國民遵從。

但從另一角度而言,正如我一直堅持的,根據我國現有君主立憲制,類似風波理應屬於各級政府權限而不該假手於君主。

要不,未必壓得住類似查米漢之流的極端分子,繼續藉此課題加以炒作和提出質疑,衝擊當局似有還無的政策底線。

最近針對類似課題跟一些土著友人進行坦誠交流。正如我過去經歷清真寺祈禱召喚聲風波所累積的沉重經驗,未必所有族群針對類似種族或宗 教敏感問題的回饋都是鐵板一塊。而每個族群也有不同的開明和保守派人士,從不同角度看問題。

令我大開眼界的是,這位土著友人告訴我,他非常不屑於類似把宗教或種族元素商業化的業者。但凡發現任何過度標榜本身宗教或種族特徵,作為生意招攬手法的商家,他都會特意避開光顧。

而且,有些類似的業者,總是疏於提升本身的業務或服務表現,而更傾向於要求客戶因為有關宗教或種族歸屬情意結,而給予他們生意上的支持。

把宗教或族群特徵商業化!這開明土著友人的見解,可說一針見血點出了最近一系列風波的關鍵背後肇因。

是的,首先我們必需認清這點,即不管是從事洗衣店或各行各業的業者,他們就像任何商人一樣,希望把自己的利潤最大化。

若真的有志於傳播宗教教義或種族情感,不如去當個全職的傳教士或從政者。

當然,也有些人認為,這也是一種出於利基市場的商業策略,以針對 一些非常有潛能且尚有待於開發的細分市場,尤其是國內龐大的穆斯林消費群。

但問題是,不管是何種形式的利基市場策略,一旦與敏感和神聖的宗教或族群元素掛鉤,我認為就該有特定明確的界限或底線不能逾越。例如,一般的利基市場策略主要以產品特質或行銷角度出發,以確保較切合有關針對性市場消費者的品味。而不管是任何族群或宗教背景的客戶,只要對其銷售的產品或服務有興趣,它都必需門戶開放,歡迎光臨。反之,若另行設立一道建立在種族或宗教基礎的圍牆,拒絕為其他宗教或族群的消費者服務,則已涉及冒犯和歧視他人的行為。

就像外國一些反歧視法或平權法的運作,即便區區一張職員聘雇廣告或商店告示牌等的文字草擬,都要確保內容的用詞妥當,以避免涉及任何形式包括以宗教、種族、性別和年齡等為基礎的歧視行為。

同樣的,根據我國的社團法令運作慣例,不也對一些以種族或宗教元素的政黨註冊,存有特殊限制和指南?

當然,古今中外宗教和種族問題乃人類文明最敏感的一環,尤其在大馬這個多元文化社會,說沒有任何灰色地帶肯定是假的。

例如一些業者的生意以本身宗教或族群特徵命名或闡明有關擁有權,但沒有任何告示說拒絕服務其他宗教信徒或族群。這有問題嗎?從單一或少數個案而言,可能無可厚非。但若如雨後春筍般被其它業者有樣學樣大肆效仿時,是否會起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作用,在我國播下了變相的宗教或種族隔離種子而一發不可收拾?

而且,有關以本身宗教或族群特徵命名的趨勢,倘若遭到一些有心人士濫用,包括非穆斯林或無神論者張掛穆斯林擁有的告示,不也將進一步引發“誰才有資格代表某個宗教或種族促銷其商業活動”等諸多剪不斷理還亂爭議?

因此,我認為對類似的宗教或種族被商業化趨勢,進行適度的規範和立法管制是刻不容緩的。至少能夠把許多原則底線和灰色地帶梳理清楚,為這些個案拆除其表面神聖和敏感的宗教或族群外衣,讓商業回歸商業定位,各方就能比較理性思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