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甘共土改變終於到來!巫統只能怪罪自己

Sin Chew Daily - Metro Edition (Evening) - - 言路 - 再娜安華人權工作者

希望聯盟在本屆選舉中獲得驚人的勝利,但國陣在過去超過幾十年已經出現敗象。

在2008年大選過後,我寫說選民拒絕國陣並不僅僅衹是因為拒絕其首相,而是所有貪污、不道德、獨裁政治以及統治50年的霸權。選民已經受夠了。

民聯把“馬來人主權”變成“人民主權”,以及為所有公民落實民主和善政的一系列承諾,並最終贏得選票一事遠遠超出了巫統的理解範圍。

雖然新聯盟快速捕抓到大馬選民的思維,他們承諾公民之間,甚至是公民和國家之間,能夠得到公平和公正的對待,並在年輕選民和社區團體中承諾帶來改變,巫統黨員還是比較熱衷參與2009年12月黨選的權力爭奪。

我當時指出,他們或許能夠以“馬來人主權”的口號贏得黨選,但他們將會輸掉來屆大選。人民已經改變了,但他們還在挖掘那些種族、宗教、金錢政治和致富的舊伎倆。民間的情緒是,任何政黨都可以,除了巫統。

我認為,到了2008年,大馬政治逐漸從種族基礎轉變為時事課題基礎。大馬人開始找到了新的方向,不再糾纏於種族和宗教。無論是人權、婦女權利、自由和公正的選舉、民主、善政、反貪污、新聞自由、未審先判、拘留期間死亡、地方政府、環境、土地權、優質教育、藝術及文化……這些都是能讓不同種族背景的大馬人團結在一起的。

任何政黨都可以除了巫統

2009年。我早就寫到,納吉有可能成為首位成為反對黨領袖的巫統主席,因為我看到巫統領導和黨員之間根本沒有要改變的心態。他們一直以自我為中心。他們所關心的是如何使用種族牌來鞏固自己,以撈取宣傳和更多的政府合約。

巫統已經成為大多數領袖和黨員纍積個人財富的火車。該黨與草根失去聯係,他們不再關心民意。馬來人統治的傳說、種族和宗教備受威脅的虛幻,讓越來越多的馬來人拒絕他們並轉而支持一個承諾善政和平等公民權利的多元種族的反對黨。

由同床異夢的政黨拼湊出來的聯盟顯示出了團結的一面,並在一個團隊下共同工作,將他們多元種族的議程推銷給馬來選民,並讓原本身為多元種族聯盟的國陣成為一個可悲的空殼。

當巫統政治領袖和土權劍指其他種族是馬來政治生存的威脅,連馬來人本身都看得出其他的。價值觀和情緒的變化是顯著的。然而,巫統繼續為大馬的未來,玩着危險的遊戲。而且它並不在意繼續濫用種族和宗教的課題,甚至不顧其國陣盟友的存亡,因為後者的少數支持並非執政黨維持政權所需的。

讓人沮喪的是,我在2011年的專欄中寫到,我國如今盛行的聲音應該是怎樣的。是那些永遠看到種族和宗教受威脅的人,那些永遠要每一個人不同想法、表達、穿著、和行動的人通過懲罰來獲得“糾正”——通過訓練營、改過營、內安法令、煽動法令、官方機密法令、印刷與出版法令、伊斯蘭刑事法令來加以嚴懲,或譴責和妖魔化敵人,宣稱他們是種族、宗教和國家的叛徒?

或者是一個為民主和公正奮鬥,一個承認公民基本權益,而不是以種族、宗教和性別為出發點的聲音。

沒有從308政治海嘯汲取教訓

對多數人,對熱愛大馬的優秀公民,並且決心要以有彈性、機智和開放的態度來面對21世紀挑戰和現實的人來說,選擇是顯而易見的。

我們很難理解,為什麼這群人一直在老調重彈,導致國陣政府在2008年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就好像沒有人從當時的政治海嘯中吸取教訓。

到了2012年,一個絕望的巫統,一個在馬哈迪統治長達22年,一直反對伊刑法的巫統,公然擁抱了這項法令。最讓人驚訝的是,他們在接下來的大選中,試圖把此事描述成支持落實伊刑法和伊斯蘭國和反對的陣營。

我當時寫到,擺在我們面前的選擇,不是伊斯蘭和世俗國,不是伊刑法和民事法,不是傳統與現代之間。那些都是為了分化我們而製造出來的二分法。我們面前的選擇是民族和專制、善政和貪污、平等和歧視、社會正義和不公之間的問題。

那年的巫統代表大會上,辯論的內容 和調調,都沒有讓選民看到任何能讓巫統贏回在前兩屆大選中失去的支持的跡象和希望。

大馬已經改變,越來越多的馬來人正在改變,但是巫統仍然被困在舞廳內自得其樂,不知道滅亡就近在眼前。

在2015年7月,我在專欄中寫道,我感覺無法呼吸且快要窒息了,這個國家和其人民正在被碾壓和推撞。被種族和宗教、貪得無厭、絕望的霸權、無窮無盡的慾望、無法懲處的罪行和濫權、意識形態超越理性思考、公正和公平競爭。這些問題都不是新鮮事。真正新鮮的,是令人嘆為觀止的規模,是無窮無盡的無恥,是言行上的毫無忌憚,是破壞和犯罪的行為。

一馬發展公司醜聞破滅了。我們開始生活在一個指鹿為馬的歐威爾世界(Orwellian world),那些揭露濫權和醜聞的人被扣留、審訊、阻止出國、起訴、解雇,而那些宣稱無辜的人卻能夠繼續掌權。

我從來不理解為何巫統領袖或全體國陣議員仍然看不見他們正在流失支持。如果首相繼續領導該黨,他們將會在第14屆大選中落敗。他們難道沒有考慮過要集體施壓,讓他下臺以拯救黨和國家嗎?他們難道沒有考慮過與反對黨議員在國會發起不信任動議嗎?令人震驚的是,首相的個人銀行戶頭竟然可以接受26億令吉的捐款——而且還是在任內。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但是,巫統內部有太多的人仍然被數百萬令吉衝昏了頭,如果他們繼續掌權的話還有更多數百萬令吉。所以直到5月9日,他們仍然相信民調的結果,認為還能夠繼續獲得輝煌的勝利。他們認為,在花費了那麼多錢、傑利蠑螈和選區劃分不公、在工作日投票、掌握主流媒體、反假新聞法的威脅、還有新國安法令的緊急狀態的威脅。

希盟艱難的工作才開始

但是,大馬人已經受夠了。改革的承諾和實現可能發生在一位92歲的前首相手中,那些害怕改變的人充分相信,他能夠領導國家前進。我和我的朋友知道,這是推翻自國家獨立以來掌權的政黨的最好時機。我們有史以來首次籌集資金捐贈給我們的候選人。許多婦女組織成員自願加入 瑪利亞陳的競選團隊,為她籌款、管理行動室、進行溝通、宣傳、成為監票員和算票員、在街上和菜市場上與鄰居打交道、並在廉價組屋走動、盡可能的接觸八打靈再也的選民。我們盡可能在巴生河流域舉辦更多講座。站在舞臺上的理想主義新面孔,讓我們看到了希望,一個新的民主、包容、和乾淨的政府。

儘管仍然有許多朋友不敢預測結果,但我的心底深處一直相信,希望聯盟將會贏得政權。

巫統無法歸罪別人,除了他們自己,馬來人不再認為它是種族和宗教的保護者。在開始傾向右翼的時候,它僅代表了一小撮馬來社群的利益,它失去了信仰,一個與其他盟友以中庸之道來維持大馬政治穩定和繁榮的理想。

今天,太陽再次閃耀,我很自豪能夠成為大馬人。我們反對全球化的浪潮,那些趁着選舉崛起的保守派和右派。我的外國朋友對大馬人能做到這點而感到激動!通過和平選舉和相對平穩的權力轉移,民主轉移到了一個代表改革的新執政黨手中。那些在過去問我,對大馬出現有史以來最大竊盜醜聞一事有什麼看法時,這次他們卻嫉妒的問道:“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大馬選民數十年來想要看到改變,國家要如何治理、法律要如何應用、政治要如何進行、以及國家要如何經營。長久以來,民眾要求增加透明和問責、司法獨立、自由和負責的媒體、自由和公正的選舉、更公正和開放的政治制度、停止濫權和動用警方、終結錯綜複雜的商業和政治關係,因為這導致朋黨和貪污,幾十年來都沒有得到回應,而現在看來是有可能實現的。

對希望聯盟來說,勝利是一件容易的事。艱難的工作現在才開始。而且我毫不懷疑,如果他們沒有兌現承諾,人民就會拋棄他們。選舉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場勝利。是我們幾十年以來要求的改革,而我們從未放棄。我們把勝利交付給了希盟。我們都珍惜取得的成就,我們將繼續保持警惕。而我們更不會陷入沉默。

今天,我們活在希望和樂觀之中,在這個新的馬來西亞,所有美好事物都是有可能發生的。祝福新的馬來西亞。我的最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