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精彩部分“嫁給馬哈迪一起變老"

Sin Chew Daily - Perak Edition - - 國內 -

茜蒂哈斯瑪向來都扮演好“丈夫背後的女人"角色,一直以來陪伴馬哈迪出席活動,甚至在淨選盟大集會上人擠人,也牽着馬哈迪的手在人群中緩緩走動。不過,她向來都安靜在馬哈迪身邊,聆聽他針對國家大事對媒體發表談話,卻從未表達過自己的想法。

她今日在首要領導基金會辦公室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將在自己90歲大壽當天,也就是7月20日推出新書《我的名字是哈斯瑪》,並在女兒拿汀巴杜卡瑪麗娜的陪伴下,接受媒體長達1小時30分的訪問。

她大方與媒體談起心愛的丈夫及孩子,不迴避任何問題,也不避嫌地點名納吉。這也是她首次評論納吉。

“剛才我們(與瑪麗娜)還在討論,人們都在問,這些時事課題對我,這個戰士(Combatant)的妻子是否有影響?當然這影響了我,但更多影響 蒂哈斯瑪笑言,自己常分不清馬哈迪什麼時候是她的丈夫,什麼時候是一國首相;而她人生最精彩的部分,就是嫁給了馬哈迪,擁有這名終身伴侶陪伴她一起變老。

“嫁給了我的丈夫,與他生子組織家庭,有趣嗎?刺激嗎?或許在我的時光裡,是的,很有意思。"

不過,她強調自己並非政治人物,不會給予丈夫或孩子政治方面的意見及忠告,只會提醒他們要時刻當心,勿忘基層及人民。

“我不喜歡政治,我的丈夫也希望我是如此,是,我加入了巫統,我曾是巫統黨員,婦女組主席或是其他委員會職位,不,他希望我只是個普通黨員,即使沒有黨職,我也可以在黨內付出,我也喜歡這樣。"

茜她也談起自唸書時期便認識敦拉薩一家人,但後來敦拉薩將孩子送到英國升學,因此她與馬哈迪並沒有見證敦拉薩的孩子們,包括納吉如何成長。

“現在這2個戰士正在對峙,當然我沒資格說什麼,但我可憐另一個戰士,因為我認識他一家人,從他的父親還在求學的時候,我們兩家人就有私交,敦拉薩與我的哥哥是江沙馬來學院的學生,後來他回到彭亨,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認識他還有他的2名姐姐,我們也認識拿督翁(惹化)一家人。

“這讓我從一開始就感到非常傷心,我們認識這家人這麼久,與他們在一起也讓我們很開心;至於納吉,我們與他並不熟絡,因為他當時還小,他們也在倫敦唸書,直到他們因敦拉薩的喪事從倫敦回國,我們才見到他,後來我們也沒有與他深交,直到他結婚的那一天,我們出席了他的婚禮。"

茜蒂哈斯瑪隨後在談到巫統時,“忘了"自己已不再是巫統黨員,口誤地說“我們巫統黨員",結果女兒瑪麗娜輕拍母親的手提醒,母親應該說“我們曾是巫統黨員",茜蒂哈斯瑪與在場媒體忍不住笑了出來。

“就讓我們靜觀其變,我們當然會覺得失望,但沒關係的;當有個人比我們還強,我們還能做什麼?我們什麼都不能做,當我們說了些話,他們就回來跟我們說`哈嘍,請(閉上)你的嘴巴´。"

詢及自己是否能夠區分身為丈夫及首相的馬哈迪,茜蒂哈斯瑪笑言自己也會混淆,但當馬哈迪首次心臟病爆發時,她一心只想把丈夫送院急救。

“那時候我只想到,我要救我的丈夫,我把他送進醫院,後來我想起,他也是國家的首相,不只是我的丈夫。"

她說,過去身為首相夫人,她藉由這個身分認識了形形色色的人,包括走入民間,甚至陪伴馬哈迪出國與各國領袖及其夫人會面,是令她難忘的特別回憶。

“除此之外,我也到過一些未發展的國家,這讓我知道自己是誰,也讓我體會身為大馬人是如此幸福。"

詢及已經年邁,甚至即將迎來90歲高齡的她如何保持活力及年輕,她坦言其實自己已經老了,視線已經模糊,甚至無法閱讀,但她時刻保持開朗,每天醒來都唸“感謝真主"(Alhamdulillah),感恩她仍然能睜開眼睛,自己仍然活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