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Kuching) - - 第一頁 -

馬古晉三天一行,小城雖美,卻不及一碗砂拉越叻沙來的魂牽夢 繞。

砂拉越叻沙以常見的米粉為主,澆上色澤殷紅的湯汁,以一小撮的雞絲和去皮的鮮蝦點睛,配以肥美的芽菜和清爽的青瓜絲,最後撒上芫荽數片,便是一份正宗的砂拉越叻沙。與西馬各式叻沙鮮紅濃郁的湯汁不同,砂拉越叻沙湯頭香料獨特,除去西馬叻沙常見的各式原料,點睛之筆乃是潛伏在湯底深處的那一分不同凡響的胡椒味,香氣流連齒間,實在讓人沒齒難忘。

呷一口砂拉越叻沙香濃的湯汁,胡椒味道乃其靈氣所在。砂拉越人料理叻沙的手藝也如同砂拉越人的政治智慧一樣:寬厚包容,和而不同。剛剛仙逝的砂拉越首長阿德南就是擁有這樣大智慧的政治家。

在西馬種族政治紛亂和保守主義抬頭的今天,在阿德南帶領下的砂拉越給原本渾噩沉悶的政壇帶來一絲清新之風,就彷彿像砂拉越叻沙中的青頭——芫荽,讓人耳目一新,唇齒留香。身為砂拉越首長,阿德南自2014年上任以來力推和諧的種族政策,他親近華社,公開指出華裔不是外來者;他偏愛獨中,上任後推出的多項有利華社的政策,贏得華社的一片叫好,其中包括連續幾年對砂州獨中的慷慨撥款。雖然這些撥款還未被正式的制度化,但對夾縫中生存的華教已然是天降甘露,地出醴泉。

阿德南寬厚包容的種族政策當然不僅限於華族:他鼓勵各民族語言的保護與傳承,樂見伊班語言傳承使用至今;他為戈拉比族群爭取新選區,讓各種族民生的訴求都有機會進入議會;他更是意有所指的指出“統一並不代表團結,多元化才能團結國人”。在當下西馬政治風氣日益混沌和種族主義日漸抬頭的大環境裡,不盲從,不妥協,依然不忘初衷,跟隨內心,這不僅需要過人的膽識,更需要博大的胸懷和無私的心。

阿德南領導下的“犀鳥之鄉”,宗教和種族已然擺脫了成為政治操作籌碼的命運,由西馬政治精英提倡的“一馬精神”在一海之隔的砂拉越落地生根:砂拉越人民不分種族、不分宗教、不分文化背景和睦相處,為打造“砂拉越人的砂拉越”而攜手努力。政壇老手的阿德南又怎會不懂得種族政治在今天仍有市場,但偉大的政治人物有他的從政底線,懂得何為政治道義,懂得故意操弄種族、宗教、文化議題只會撕裂多元社會的和諧。他領導下的砂拉越充分整合文化的多樣 性,鼓勵各種族、各宗教、各文化互相理解、交融、包容,求同存異,使砂拉越努力成為一個文化開放、融合和百花齊放的多元價值社會。如同一碗砂拉越叻沙,各類香料氣味芬馥,相得益彰,湯汁主料水乳交融,渾然天成,成就了一道屬於東馬美食的獨特風味。

2015年,根據默迪卡民調中心的一項調查,阿德南在出任砂州首長後,取得了高達74%的支持率。2016年5月,砂州議會選舉國陣橫掃82席中的72席,奪回多個城市的華裔選區,在國陣友黨尤其是人聯黨內部整合之際,阿德南領導的土保黨在國陣奪取砂州的戰役中絕對是一柱擎天,功不可沒。

東馬兩州政通人和,西馬政治氣氛詭詰。那麼阿德南的施政方式是否能夠啟迪西馬的政治精英,砂土保黨的小清新能否在大選中扭轉國陣漸失民心的頹勢,“東馬特質”能否昇華為整個馬來西亞的精神內涵?

選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當執政黨比反對黨更得人心的時候,選民會丟棄執政黨或反對黨的標籤,不管當朝、還是在野,贏民心者得天下,是亙古不變的真理。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那些以種族為單一標準來劃分政治立場的偏見,都是挑戰馬來西亞民主制度的妄自菲薄。

直抵內心的人文關懷,塑造了一個城市的品格和靈魂。漫步在砂拉越河畔,一尊刻有“南無阿彌陀佛”的石碑映入眼簾。放眼對岸,原住民風格設計的州議會大廈,巍然聳立,河畔樹木鬱鬱蔥蔥,樹影掩映下的馬來甘榜在傍晚已然炊煙四起,一片祥和。幾個世紀以來,伊班族、華族、巫裔連同友族同胞在砂拉越河的滋養中生息繁衍,創造着砂拉越的尊嚴與繁榮,自由與夢想,世世代代,生生不息。

回到西馬的這幾天,一直穿梭在吉隆坡大大小小的美食中心,虔誠的尋找那一碗砂拉越口味的叻沙。隱隱約約中各色叻沙雖與砂拉越叻沙有着千絲萬縷的味覺感受,但帶有拉讓江風味、純正的砂拉越口味的叻沙在吉隆坡卻難覓其蹤。

噩耗傳來的時候,人在報館的飯堂,星洲日報總編輯走到我面前說:“你的阿德南過世了。”

聽到這一句話,我和身邊的同事立刻站起來,準備回到辦公桌處理相關工作,當然我更希望走回辦公桌會發現這個惡耗是搞錯了,但看着總編輯凝重的神色,還有身後幾個已經在手機上忙碌打字的新聞主任們,機制已經啟動了,這樣重大的事件,我們不該錯,也錯不起。

回到位置上,開始上網搜索,當時的確沒有任何消息,在星洲網發布消息後,陸續在網站上看到相關的消息了,記得當我在自己臉書帳號轉貼阿德南逝世新聞的時候,還有朋友問,“為何完全沒有消息?”

消息畢竟來的太震撼了,用了好一段時間,看了一則又一則同事傳回來的視頻,向砂州前線同事確認詳情之後,我終於相信“我的”阿德南走了。

“我的阿德南,我們的阿德南”,就像看到孩子、親戚、朋友個個特別優秀,會忍不住沾光,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和一個這麼優秀的人攀得上那麼一點關係。

去年2月,州選即將舉行的風聲甚囂塵上,隨世華媒體集團巨頭們採訪阿德南,是一個難忘的經歷,如此近距離看這個撒手人寰之後卻讓很多砂州人悲慟流淚的人物,他的從容、風趣乃至睿智都讓人折服。

試過訪問另外一位政治人物,不僅受訪者說話小心翼翼,連在身邊的助理都全神貫注,深怕我們逾越,更確保拍攝同事在一些問題的時候,攝影機完全不在攝錄狀態內,這名政治人物的助理或許恪盡職守,但在我看來卻替這名政治人物大大扣分。阿德南未必知無不言,但阿德南卻願意正面應對,這起碼就坦率透明得多。

之後5月,百格入駐砂州採訪州選,我在古晉待了一個星期多,期間遇到很多不同的朝野政治人物、甚至是地方領袖,其中即便有人抨擊國陣,但談起阿德南的人格或作風,都是認同的,即便是來自反對黨陣營,對於他的一些承諾,尤其針對砂州權益的課題,他們或許質疑可行性,但原則上絕對同意阿德南的方向,認為是美事一樁,即便提出質疑,也不會為了選票公然惡意攻擊。長期接觸西馬黨派性格強烈,大小議題一面倒的生態,這樣不分黨派就事論事的現象猶如清風拂面,當然除了不同的政治生態,阿德南個人的領袖風範甚至政治智慧更是關鍵。

最近在網絡上看到前首相署部長伊德里斯朱索追溯阿德南到訪他的加拉必高原家鄉,阿德南面對着高原的基督徒居民,如何引用聖經的章節來交流。伊德里斯表示這讓他震撼,阿德南一個穆斯林在引用聖經,他認為,阿德南是表彰一馬精神的最高境界。伊德里斯分析最初級一馬精神的體現,是互相包容,之後就是互相尊重,而阿德南做到了擁抱珍惜彼此的差異。

這段視頻讓我意識到阿德南在短暫的執政歲月留給我們砂拉越人最重要的遺產,無形卻珍貴——他為我們留下了一個榜樣,一個如何擁抱彼此差異的的指標,不僅包容、尊重甚至擁抱彼此,他提醒我們這是砂拉越人最難能可貴的特質。

沒有了阿德南的前路或許讓人忐忑,讓人不安,但只要我們記得阿德南的精神,在混濁的世界能堅守我們的特質,擁抱彼此的差異努力往未來前進,我們會比我們想像中強大。

我想,這是我們的阿德南都希望看到的——他打從心底深愛的砂拉越變得更美好。

。數砂州今朝阿邦佐哈里往矣,還看

阿德南: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