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把砂拉越比印尼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Kuching) - - 綜合 - 鄭欽亮印尼星洲日報總編輯

被譽為全民首長的砂州首席部長阿德南週三病逝,是2017開年的壞消息。人們雖知他有病在身,卻沒想到他走得這麼突然,一時錯愕者有之,震驚者有之,隨即是東西馬兩地一大片萬般不捨和婉惜湧現的淚海交融激盪,千層浪在傾訴着對失去一名百年難得一遇父母官的悲傷和緬懷,以及大嘆可惜。

可惜的是,一位無論在言語上和行動上最能體現真正一個馬來西亞憲法精神的執政黨領袖,而且是有實權和舉足輕重的一方梟雄,卻在團結全民偉業未成之前身先走。

可惜的是,一股有實力干預巫統運用執政黨權力在國內實行種族、教育和宗教偏差政策的國陣盟黨內最強制衡力量,很可能就這樣後繼無人而消失了。

可惜的是,西馬人在期待着的,一個能真正表現一個馬來西亞精神的砂拉越模式,有一天能夠通過阿德南的胸懷越海移植到西馬,現階段看來這希望是隨他而去了。

但諷刺的是,阿德南之所以能成為人民英雄,並不是因為他 像一些反對黨領袖那樣,動不動就在體制外任意鞭笞執政黨以討好選民而得名,反之,他是因為在執政集團之內堅守馬來西亞成立之初的全民協議才建立了尊榮形象,而這也恰恰好反映了今天的國陣領導層並沒有完全遵守那些年對各民族所作的承諾,不是嗎?

他膽敢頂撞國陣最高層,是因為他要的就是砂拉越全民要的,即保持當年加入馬來西亞時的所有協議,這包括對各種族和各宗教一律平等對待,遵從憲法,並讓砂拉越自治,把砂拉越人要的砂拉越模式還給他們,因為砂拉越本來就不應該是一個州,而是組成馬來西亞的一部分。

在這樣的模式下,他要任何人都可以使用阿拉字眼;他要華社資助的獨中文憑獲得政府承認;他要全民都得到有尊嚴的對待;他不要像西馬那樣的官方表格,種族欄把華、巫、印以外的種族比如伊班人和比達友人等等稱為“其他”;他堅決認定大馬華人不是外來者,不能將華人和緬甸或孟加拉外勞混為一 談……,而這一切,不就是本來就應該存在於一個馬來西亞的嗎?阿德南要做的和已經做到的砂拉越,不就是西馬的非馬來人曾經擁有或期待擁有的一個馬來西亞嗎?

我倒覺得,在西馬獨立近60年後逐漸失去原有憲法的含金量時,與我國憲法相近,那個曾經被我們視為非常糟糕,又窮又惡的鄰國印尼,這些年的憲法含金量反而是越來越高了,若將兩者的現況比較,更會讓人驚訝兩地的國情相似度越來越接近,好像砂拉越跟印尼比跟西馬更像兄弟。

比如在印尼可輕易找到印尼文聖經、印尼人沒有分土著和非土著,只有一個印度尼西亞族、印尼國家承認的六大宗教一律平等,隨時可改教、印尼沒有行政偏差的新經濟政策、印尼華裔可以當首長甚至總統……,曾經的糟糕國,已經走向他們曾經迷失的,真正公正和民主的正軌。

再說回砂拉越,如果說阿德南用心經營至臨死前仍念念不忘的舊日砂州,是最適合也是最遵守馬來西亞憲法的“一個馬來 西亞”模式,不也等於証明國陣甚至火箭要搶回的“一個馬來西亞”宏願,是早已存在了的嗎?只須從東馬抄過來西馬就是,偏偏他們現在想做的,是口中一直在喊着打造“一個馬來西亞”口號,卻在設法引渡巫統和火箭到東馬去打亂砂拉越模式。這一點,我還真的想不到恰當的形容詞。

由此可見,砂拉越人正全力爭取讓砂州回到組成馬來西亞的協議,內容其實與印尼現今走上的公正與民主大道有極大的相似度,而這也本來就是馬來西亞成立時的老路,只不過加上了新世界的全球競爭力挑戰。

如果說,這樣的時代和時勢讓砂拉越塑造了全民尊崇的全民首長阿德南,這樣的時代和時勢也讓印尼塑造了佐科威總統和雅加達省長鍾萬學,也同時凸顯了西馬朝野領袖太多的不足之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