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阿德南打造的樂土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Kuching) - - 綜合 - 莊敏記者

1月11日當天,在北京出差。手機工作群組收到“阿德南RIP”的信息,起初真不敢相信,但同事說消息已證實。我與隨行採訪的大馬媒體團當時正要從採訪地點步行回到酒店,大家聽聞都大吃一驚,我們就站在零下11度的街道上努力翻牆,試圖上谷歌網站搜索噩耗是否屬實。

沒想到,2017年初始,就傳來如此令人心碎的消息。國營電視臺的同行將消息轉發出來,是,砂州首長阿德南離世了,他死了……處在寒天中的大家,一片靜默。一名隨行的馬新社資深記者是砂州人,情緒低落了一整天,他心裡一定十分希望自己能在砂州參與採訪,親自送首長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回到酒店休息,正好看到亞洲新聞台報道阿德南病逝的新聞,看着電視裡“會動”的阿德南,彷彿他還活着,但想到他已經真的離開人世了,我也忍不住望着電視中的阿德南掉淚。

其實,我沒見過及接觸阿德南本人,這絕對是我採訪生涯中的遺憾。我自認自己向來的確不怎麼關心砂州及沙巴的新聞,我甚至從未踏足過東馬(身為大馬人,實為慚愧!今年4月將首次到訪古晉),去年3、4月開始熱起來並於5月舉行的砂州州選,才讓我這個南馬人認識到“阿德南”這個名字。

在華社普遍對當今政府不滿之際,阿德南是少數令華社滿意的國陣領袖;原因很簡單,阿德南勇於為華社發聲,他打從心裡地認可華人是大馬的一分子,與所有大馬人享有平等的權益,沒有種族與宗教之分。

這與華裔部長或國陣華裔領袖為華社爭取權益的方式與 態度是不同的。尤其阿德南身體力行地在砂州承認統考,讓統考生能在砂州成為公務員,這是大馬獨立了近60年來,聯邦國陣政府都做不到的事。

首相納吉說,阿德南是真正的一馬領袖。的確,他貫徹了維護我國多元種族社會的一個馬來西亞,你我都是大馬人的精神。高瞻遠矚的他毅然將英文設為砂州官方語言,他讓砂州的非穆斯林安心的使用“阿拉”字眼,他極力反對伊黨主席哈迪阿旺的伊刑法私人法案……砂州就像是整個大馬中的“世外桃源”。

砂州的腳步與方向或許不一致,但砂州人都願意跟隨首長的指引前進,首長為他們打造了一個免於種族主義,勇於爭取自主權的砂州,他們對首長有絕對的信心。而人民的支持,也讓阿德南有了“與眾不同”的勇氣。他曾經就說,他不怕被主流政治排擠或邊緣化。

如今,阿德南走了,他再也不能為砂州做些什麼了。他所堅守的原則,他不讓西馬國陣政黨入駐的底線,下一任首長是否會繼續推行阿德南的政策,又會不會為阿德南完成爭取自主權遺願?

隔着一片海,西馬的我們都非常非常的羨慕砂州人,只因為阿德南——一個受到百萬名砂州人及全國千萬名大馬人敬仰的明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