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伊斯蘭國砌第一塊磚

Sin Chew Daily - Sarawak Edition (Sibu) - - 言路 - 黃振威英文星報董事經理兼CEO

過去一週浮現的3個課題令我感到極度不安,我肯定許多理性、公道及明白事理的大馬人也感同身受。更甚的是,這些舉動正逐漸侵蝕我們所認識的馬來西亞。

掌管伊斯蘭事務的首相署部長加米基爾在國會說,單方面改教是合法的,並且受到聯邦憲法保障。

筆者不知道加米基爾是否明白自己口中唸出的是什麼,因為該內容可能是由官員準備;又或者,加米基爾是否曾參閱內閣文件或聯邦憲法?

內閣曾於2009年針對單方面改教事宜發出指令,而今年年初,一個由5人組成的單方面改教內閣委員會也已議決,在沒有父母親雙方同意下,兒童不能改信其他宗教。2009年內閣指令也闡明,若父母親其中一人改教,他們的孩子須遵循父母親在結婚時所信奉的宗教。

加米基爾肯定知道有這個委員會,因為他是成員之一;其他成員包括交通部長廖中萊、首相署部長佐瑟古律、旅遊及文化部長納茲里、首相署部長南茜蘇克利及衛生部長蘇巴馬廉。

加米基爾和他的官員在閱讀聯邦憲法時不能斷章取義,特別是有關改教的條款。說“parents"(父母)是指單數的論據是站不住腳的,因為1948與1967年詮釋 法令12(4)條文清楚闡明,“parents"一詞必須是指父親及母親雙方。

其他的詮釋,例如由父親一人決定孩子的宗教,將會剝奪作為父母(parent)的母親在12( 4)條文下,為其孩子選擇宗教的權利。簡而言之,詮釋法令闡明“parents"指的是複數,而非單數。

1948與1967年詮釋法令普遍應用在所有國會的法令,該法令闡明,單數的字眼應該包括複數,因此,憲法應該以這樣的方式來詮釋。

加米基爾也應設身處地為其他大馬人着想,特別是非穆斯林,儘管他掌管伊斯蘭事務,但他也是全民公務員。

我們不要忘記,聯邦法院已裁決,允許印裔婦女英迪拉挑戰其前夫莫哈末利端單方面替她3名孩子改信伊斯蘭之合法性。這項裁決,是不同宗教的英迪拉與利端,從2009年開始爭奪孩子撫養權以來的最高點。

他們結婚時是興都教徒,今天沒有人可追查利端的下落。伊斯蘭法庭於2009年4月8日,將3名孩子的撫養權判給利端,但他卻在6天後在英迪拉不知情情況下,將當時12歲、11歲及11個月大的3名孩子改信伊斯蘭。 x x x上週另一起令人震驚的事件,是政府允許伊黨主席哈迪阿旺在國會下議院提呈私人法案,以修改1965年伊斯蘭法庭(刑 事權限)法令。

該私人法案本來排在當天最後一項議程,但兩名部長讓該法案可優先提呈。這是平地一聲雷,讓自1995年起4度提呈該法案皆失敗的哈迪,得以跨出第一步。

我們可以肯定,哈迪將老調重彈,指該法案只是要求賦權予伊斯蘭法庭,而且只涉及穆斯林。

哈迪提呈法案時說,該法案要求修改伊法庭(刑事權限)法令第2條文,以便讓伊法庭有權力審理違反聯邦法律第9附錄的州事務表的第一事項罪行的穆斯林。

他說,這也包括納入2A條文,闡明在2A條文下實施的刑事法中,伊法庭有權針對上述條文中列明的罪行,施予伊斯蘭法允許的刑罰,包括死刑。

哈迪所推動的事項是無法接受的,我們住在一個多元社會,那些認為伊斯蘭法只涉及穆斯林的人士,可能沒注意到這點——是否有任何大馬人可保證,罪案只會涉及穆斯林罪犯及受害者?

多種犯罪行為影響非穆斯林,包括強姦。若我們遵循哈迪所倡導的,我們需要尋找4名聲譽良好的男性證人在強姦案中供證。女性證人無法被接受,我們感到好奇,在一宗強姦案中,我們去哪裡尋找4名聲譽良好的男子?

若非穆斯林認為,民事法庭的法官不願對受到不公平對待的非穆斯林的公民權利站穩立場,伊法庭如何捍衛非穆斯林的 利益?

我們不能有平行的刑事法制度,即對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有兩套不同的法律。這無關哈迪及伊黨提倡的伊斯蘭,而是簡單的常理。但當然,伊黨的常理不那麼平常,我們希望巫統能有公平意識,而不是持有像加米基爾這種人的議程。有時候我們在想,加米基爾到底是來自巫統還是伊黨。

x x x第三件失望的事情是備受爭議的鄉村及區域發展部長依斯邁沙比利發表的言論,這個人因為對公共事務發表評論而聞名。上週,他提醒聽眾,馬來人必須團結以防止非穆斯林擔任首相,因為聯邦憲法沒有說明首相的種族。

首先,我無法想像有任何非馬來人立志成為首相,因為在現實中,這在我有生之年都不會發生,接受這現實吧。美國用了200年時間讓一名黑人當上總統,雖然白人與黑人大多都是基督徒及說英語。

但令人傷心的是,到了這個年齡和時候,依斯邁沙比利依然向內看,並通過其種族主義的鏡頭來看事情。當穆斯林當選倫敦市長時,他肯定已經鼓掌,那是西方大城市的首位穆斯林市長。即使在世界最多穆斯林國家的首都雅加達,也推選一名華裔基督徒當市長。

非馬來人特別是華人,知道他們在大馬是少數群體,政治人物如依斯邁沙 比利,應該停止在他們的演講中使用諸如“他們"和“我們"的字眼,因為我們都是大馬人。

他說的話除了傷害感情,沒有什麼意義,這是不必要的。一名真正成熟的大馬領袖,會談論所有大馬人民的優勢,不管他們是什麼種族與宗教都應團結一致,而非各走各路。

一名律師在其文章中巧妙地提到,大馬人口至少有45%非穆斯林,我們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是維持社會穩定與保障個人信仰權利及宗教自由。

他續說:“穆斯林與非穆斯林權益被政治化問題,須重新評估,此外,這問題所衍生的恐慌,已顯著影響憲法所賦予人民的基本權利。"

大馬將在3個月後慶祝國慶日,當我們重播東姑阿都拉曼在默迪卡體育場舉起手的畫面時,我們不要忘記,聯盟打造的馬來西亞是一個世俗民主國家。

東姑阿都拉曼會對哈迪及伊黨神學家想要在大馬做的事情感到震驚,他也會提醒一些沒有歷史觀念的巫統領袖,我國的獨立是基於巫統、馬華及國大黨的團結;此外,若沒有沙巴和砂拉越,將不會有馬來西亞。

所以,仔細想想那些住在吉蘭丹州以外的大馬人的心情與想法,他們不要看到大馬成為一個伊斯蘭國家,也不會讓伊斯蘭國砌第一塊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Malaysi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