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TEXT LOVER 简讯情人动真情

两位正在恋爱中的女友说如何“只以手机谈恋爱”。

NUYOU (Singapore) - - Contents -

友人最近分享同事的新“科技”恋情。原本我是抱着“别人的事,关我屁事”的心态在听,谁知道越听越有趣,旁听众人也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大家满脑子疑问,“科技恋情”究竟如何开展? “问题少女”的我(不要脸地自称少女)即以工作为名,找来同样使用手机传情的Angela和Carol,深入了解我们那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不想面对见面冷场

Carol Lim 27岁 样子秀气、会计师职业正当、声音感觉很温和,在我看来想找伴侣根本不难,却选择当“简讯情侣”。我不解。她说:“我没你说的那么好”。之后便开始将自己的不安全感道出。从小到大,自认丑小鸭一名,加上之前因不善于沟通导致分手的恋情,自卑感作祟了。

在我们高喊与时代进步的女性该更有自信之余,看来还是有一小族群的女友,既谦虚又自卑,把自己的地位 看得渺小。男人,自然视而不见。她也习惯成自然,渴望爱情却不去争取。直到某日,在杂志上读到Tinder交友app。连Facebook和Instagram账号都没有的她,毅然决定在上班午餐时段试着寻找附近,同样在用这个app,也想交友的男性友人。

15分钟后,鼓起勇气发送讯息。得到身为业务员,同样在商业区工作的John回覆,一拍即合。从第一个星期,每隔数小时传送一则讯息。一个月后,包包里少不了流动充电器,连上洗手间也携带手机,深怕一个不小心就错过了他的简讯。有过手机掉进马桶经验的我心里OS:“等一下都不行咩?”

她说,难得彼此放下手边工作开始传简讯,不希望断了momentum。我又不解,彼此都在商业区工作,又不是距离遥远,干嘛只在简讯中搞暧昧?为什么没想过见面?“与其见面让自己感觉socially awkward,也不知道如何攀谈,不如把沟通限于手机。最起码,有时间去思考如何回覆,也不用面对冷场。”这样的前提下发展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我还真有点傻眼。

从互相了解、分享每日近况,到彼此倾诉,历时三个月。我好奇究竟 跟“机”上谈兵的陌生人有多少话题可聊。“多的是!工作、公司人事关系、生活、新闻等等,因为没见过,才能随心所欲大聊,我不想那么早就让他对我的幻想破灭。”

到了第四个月,她称他为“my boyfriend”。虽然三个月后进阶成每晚通电话约一小时,彼此却依然没要见面的意思。“我觉得这样的相处很好。身边朋友都说,这样的恋爱太虚拟,但我不介意。跟他虽然认识没有很久,至少每次沟通都觉得很自在。况且,身为业务员,他工作不定时又整天到处跑的,真要见面,可能会妨碍他的工作。”体谅他的同时,我在想,是否也在“体谅”自己不善于沟通的个性。

她描述所见过的照片中, 30岁的John看似端庄得体。在我看来,他可能是位邋遢、顶着大肚腩,却上载侄儿照片的45岁中年汉。你可说我疑心病重,或是我的思想很old school,我始终觉得,“to see is to believe”,至少如果曾视讯,可以确认对方身份,与照片中属实。(也有可能是看过太多before和after照片的职业病作祟)

看Carol乐在其中,毕竟那是他们两人间的事,开心,还是最重要的。

可以选择性分享,还保留自己的隐私。工作不顺心可以对他倾诉,生活大小事也能跟他分享,这样继续不见面,我没什么好埋怨的。

有精神支柱,没被管烦恼

Angela Tan 32岁 生活看似多姿多彩,喜欢clubbing,明明身边眼前就有那么多的“诱惑”,想换伴侣肯定可以比换衣服还快,却还是成为手机情人。

约一年前开始使用Tinder交友app,多次约会后没有下文。Angela认为是自己的自信干练形象,把人吓跑。从事企划的她说是职场所需,不得不维持这样的形象。“所以到了Kelvin,干脆不见咯。”语气中带着无奈。简讯传了约一个月,晋升男女朋友关系。

三个月后,为了不把对方吓跑,即使对方曾提出见面要求,她也迟迟不肯答应。“这个年纪加上职位头衔,已经有很多人不敢追求了。我宁愿继续这样,慢慢一步一步来,好过把人吓跑。”于是Kelvin尊重她的决定,几次被拒绝后,不再强迫。问她是否有为见面加上期限,她支支吾吾。原本自信十足,却因面对多次拒绝,还是会有不安全感。

曾经读过两性课题特稿,有报导指出,人与人之间应该要有一点肢体互动,才能拉近彼此间的距离。“有些情侣牵着手却貌合神离,还不是没用?”她这样回覆,我愣住。是的,如果牵着手的两个人之间还有着跨越不了的隐形距离,的确是很悲哀。但,起码曾经相爱过,坚持、努力过。不曾牵过手,难道就更好吗?

“对我来说,是更好。少了很多局限,也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争执。” 原来Angela曾有个爱吃醋的管家公男友。衣着、谈吐、交友、坐姿,样样都爱管。更为了她喜欢上夜店,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所以仅限手机恋情对她来说,有个想要的精神支柱,还省却了麻烦。“可以选择性分享,还保留自己的隐私。工作不顺心可以对他倾诉,生活大小事也能跟他分享,这样继续不见面,我没有什么好埋怨的。”

仅仅看过一张小图照片,为了不被judge,宁愿忍住不在Facebook加他为朋友,一览他的照片集,也不想他看见自己和朋友到夜店狂欢拍摄的照片。

有什么不愉快的都选择“回家抱着抱枕、倒头大睡”的遗忘方式,不渴望拥抱,但免不了有生理需要。“有什么大不了,不就是‘电话性爱’咯。”每星期约两次,她说生理上很满足。在我看来,因为想减少分歧争吵而不见面的恋情,人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孤僻。

即使她再三强调每天早晚都会和Kelvin传简讯或通电话。确实,没有人想费精力去争吵,但争吵也是一段恋情中让彼此更了解的必经过程吧。

Well,说到底,当事人开心就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Singapore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