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堂,看台灣

懷念齊柏林之眼

Global Views - - 創新講談 - 文╱姚仁祿

But the fool on the hill

Sees the sun going down

And the eyes in his head

See the world spinning around我,想起披頭四《The Fool on the Hill》傻子,總在高處俯瞰台灣,他的眼,到底,還看到什麼? ───────────────────他,在天上飛

我們通過《看見台灣》,與他,素未謀面的,相熟隱約知道,身段優雅的鏡頭之後,他急切的,想告訴我們他飛在天上,看見什麼只是,這次,他從天而降,也確實,太過急切,讓我們,心痛如果,這是《看見台灣II》的開場太寫實,超越鏡頭語言,扯痛了我們的心他在天上飛,鏡頭,為何不能, 再等三年兩年的優雅,就急急從天而降俯瞰台灣,他的眼,到底,還看到什麼? ───────────────────他,在天上飛一定經常有意無意,瞥見,台灣的神祕如愛因斯坦說的,既是科學,又是宗教的源頭,神祕那神祕,是六七千萬年前,台灣初生,從海底破浪而出的嬰孩他在天上飛一定曾經,瞥見,那嬰孩,壯闊的未來就如東坡先生說,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的壯闊那壯闊,也是四五百萬年前,劇烈造山運動之後的青年台灣除了神祕,除了壯闊俯瞰台灣,他的眼,到底,還看到什麼? ───────────────────他,不停的飛飛,越森林鬱鬱,飛,越碧海星空他說,曾經聞過味道,原始森林的味道啊,我真的能猜那一定是,伊甸園,既讓人想,安心靜思,又讓人想,冒險狂野,矛盾的味道

除了安心與冒險,靜思與狂野的矛盾一定看到什麼,急著,急著,急著,想告訴我們什麼消息?來自那裡的消息?是山谷?還是山巔?是海邊?還是城鎮?是振奮?還是頹喪?到底是什麼,讓他心急如焚?俯瞰台灣,他的眼,到底,還看到什麼?

───────────────────他,在天上飛

傻子,總在高處

如果,有傻子,他也一定是;如果,有英雄,他也一定是英雄的原型,是傻子;英雄的極致,也是傻子傻子,在天上飛,喜歡聽那首傻傻的歌《乘著氣球上天空》有的時候,會想起,天空真神祕有的時候,會想起,上天去遊玩乘著一個,大氣球,航向神秘的天空隨風飄,隨風飄,越過一座座高山飛過雲霄,飛過雲霄乘著氣球上天空上去,好去看天空上 有多少神祕光景

啦⋯⋯

去找宇宙中,有多少多少寶藏

啦⋯⋯俯瞰台灣,他的眼,到底,還看到什麼?

───────────────────他,飛,他累了讓他休息,在台灣的泥土裡,暫時休息再,蓄積,安心靜思與狂野冒險的矛盾再,蓄積,嬰孩的神秘與少年壯闊的胸懷等待下一個發芽

那,難得一見的,發芽然後,再度,堅定的,向天上飛去俯瞰台灣,他的眼,一定,還會⋯

Sees the sun going down

See the world spinning around

僅以此文

懷念素未謀面的齊柏林先生(作者為大小創意齋負責人;本專欄由姚仁祿、劉育東、劉維公共同主持。)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