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長齊喊:沒錢免談、還我自由!

高教政策調查〉「政策鬆綁」仍是關鍵字

Global Views - - 目錄 - 文╱李建興

識高教圈的人都知道,在台灣,各大學校長間流傳著一句順口溜:「大學校長有三權:赤手空拳、委屈求全、有責無權!」

當《遠見》實地走訪十多位大學校長,一聊起辦學理念和難題時,幾乎所有校長都慷慨激昂,淘淘不絕地道出了對現狀的委曲和心酸,證實了傳言並非虛假。

因此,藉著這次「台灣最佳大學排行榜」調查,遠見研究調查中心也以問卷詢問全台145所大學校長與副校長們在校務推動的感想。

從結果發現,深藏在校長們內心的三大潛台詞:「給錢再說!」「給我外援!」以及「別管太多!」

問題1〉經費拮据萬事難辦

首先,一問起治校碰到最大的難題時,幾乎人人叫窮!

讓校長們最受不了的是「政府補助有限」,占了65.4%,另外與錢相關的選項,包含「企業與民間捐款意願低落」「薪水過低,聘不到名師」,也有31.8%和29.4%的人選擇,證實了「沒錢,一切免談」的共識(頁122表1)。

而若再進一步問起校長們最期待教育部推動哪些政策時,也發現,「錢」仍是第一訴求!其中,要求「學費鬆綁」的人最多,占了56.4%,而「放寬學校財務運用限制」「放寬教師雇用資格及薪資待遇」,也各有35.5%和14.2% (頁122表2)。

不少校長直言:「台灣的高等教育,幾乎什麼都參考美國,偏偏美國的學費和政府管理採市場自由機制,但台灣卻不是!」

而這樣的控訴其來有自。大學學費已有13年未漲,多年來,一提起漲學費,便被排山倒海的反對聲浪淹沒,偏偏這期間,不僅台灣的物價漲了好幾倍,就連中國大陸的大學預算都遠遠超過台灣,這使得台灣的高等教育,愈來愈廉價。交大校長張懋中有次向媒體抱怨,自己原任教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去年返台任職交大,想邀自己在美國的學生回台教書,沒想到,學生們一聽到待遇都打退堂鼓。

他十分哀怨:「香港教授待遇約是台灣三倍,新加坡是四倍,沙烏地阿拉伯為五倍,美國可達七倍,台灣無國際競爭力,也使得近年台灣學者頻遭

挖角,這會造成學術斷層!」中興大學校長薛富盛舉例,先前中興大學要開設暑期專班,邀請UCLA的知名學者前來客座一個星期,當時他用盡洪荒之力籌了15萬元酬勞,孰料,對方竟淡然一笑:「這在UCLA根本請不到人。」

對此,身為私校的中原大學校長張光正,更滿腹心酸:「不用比國外,光在國內,私校就很難維運。」他指出,國立大學尚且有政府奧援,而不少私立大學,也多半有附設醫院、財團和宗教團體的金援,「中原什麼背景都沒有,所以我得忙校務,還要拚了老命到海外校友會募款!還好校友都很支持。」

問題2〉海外發展諸多不便

國際化是當前大學的目標,許多大學莫不殫精竭慮向外招手,一則廣收國際生,以因應少子化的衝擊,二則向外延聘名師來台,以增加學校的競爭力。不過,這卻問題重重。《遠見》調查發現,33.2%的校長埋怨「國際招生不如預期」,26.1%的校長則提到「陸生來台數量不如預期」是他們的痛,另外,也有4.3%的校長因為「與國外學校合作受阻」而傷透腦筋,顯見,在講究大學國際化的今天,台灣還是窒礙難行。先前台大規劃增設採全英語授課的國際學士學程,原預計今年招生,希望用國際標準、參採SAT (美國學術水平測驗考試)成績,但教育部要求本

國生一定要學測或指考成績,最後因為招生方式、名額未與教育部達成共識,沒被教育部核准在106學年度招生。

對此,台大教務長郭鴻基在一次座談會中也忿忿不平,近年愈來愈多高中生選擇出國念大學,台大希望能把想出國的優秀高中生留下來,培養台灣學生具備跨文化知能,「招收外國學生只是手段」,台灣要走到國際上跟人家競爭,不應自己另訂一套標準。

另外,目前政府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希望大學招收東南亞學生,但張光正卻直指,東南亞學生中,家境好的學生還是以歐美國家為留學首選,來到台灣的學生多來自小康家庭,多半會要求學校給獎學金,「原本招生是為了開源,但最後真的是這樣嗎?」更讓校長們按捺不住的是:教育部給的後援不足就算了,還頻頻扯後腿。

問題3〉校務推展難以自主

其中,一問起校長們最期待的教育部政策時,居然有36%的校長希望「減少評鑑等行政負擔」, 34.6 %希望「各系所、碩博班招生名額由學校決定」,33.6%期待「放寬教師創業、產學合作限制」,26.5%渴望「放寬成立新系所或學程標準」,也有14.2%的校長要教育部「放寬教師雇用資格和薪資待遇」。

顯見,在眾校長的心中,政府插手,非但無法興利,還成為阻力,「政府不要管」似乎已成共識。

對此,屏東科技大學校長戴昌賢就指出,屬於公務體系的國立大學,處境更艱難,有許多「公婆」,除了教育部,人事歸考試院、財務有監察院監督,現在一例一休,要員工加班要看勞動部的臉色,想要將校內的農產品商品化,又得要看經濟部的規定⋯⋯。「大學應該要自治!」曾在中央任官的台北市立

大學校長戴遐齡十分能體會辦學的為難。而中國醫藥大學校長李文華就對於評鑑有意見:「評鑑本身沒有錯,但評鑑的心態不對,應該是要幫學校找出盲點,刺激進步,而不是用一套標準,把所有學校弄成同一個樣貌!」

然而牢騷滿腹之餘,許多校長都倍感哀怨:「只能自求多福!」

自救〉加強產學合作增設趨勢課程

一問起如何提升學校的競爭力?最多校長認為得「加強產學合作」才能自救,占73%,其次依序是增加國際合作(含招募國際學生、延攬國際師資、跨國學術交流),占63.0%(表3)。 至於如何解決因為少子化而招生不足的問題,最多校長表示要「增設符合潮流的新課程」(63.5%),其次分別是「招募國際學生」(62.6%)、「加強產學合作」(62.1%)。顯見,在校長的心中,拓展國際市場仍是治校第一要務(表4)。有趣的是,即便校長們對於目前的高教體制見解頗多,但要他們給教育部打分數,結果十分意外,眾校長給的分數平均竟高達70.34分,其中有校長透露:「這樣很難回答啦,我們又不敢得罪教育部,要不然補助都沒了!」

在政策尚未鬆綁,大學又還不能自給自足時,恐怕教育和各大學間的愛恨情仇,還得持續糾纏。

賴永祥攝

北市大校長戴遐齡(左)、中原校長張光正(中)及興大校長薛富盛(右),都對於治校有獨到的見解和建議。

張智傑攝

蘇義傑攝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