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仲康從物理跨界生醫替失眠找解方

大立光林恩平挺老同學重金切入醫材產業_____林士蕙

Global Views - - CONTENTS - 文╱林士蕙

王大立光,以打造iPhone股

鏡頭揚威全球。現任執行長林恩平,曾是小兒科醫生,私底下樂於和旁人分享醫療知識更勝家業。

在今年6月股東會上,林恩平又多了一個樂談的新計畫。他用三億元成立大立雲康公司,並擔任董事長,希望打造生醫訊號偵測穿戴產品,協助人們解決失眠問題。林恩平為何對這個新計畫有信心?答案就出在專利發明人彭仲康身上。現年57歲的彭仲康,是林恩平的台中一中同學兼多年好友,更是近年國際上極少見的生醫創新研發大師。他是波士頓大學物理學博士。1993年用物理學中的複雜系統理論,撈過界解釋醫學中人體基因序列的秘密,論文發表在權威的《自然》(Nature)期刊上,至今全球已被引用超過3.5萬次。

彭仲康是全球知名生醫訊號專家,被老同學林恩平找回來,擔任大立雲康顧問,希望借重專長,運用穿戴裝置監測,解決失眠問題。

彭仲康用當年研究基因的思惟,延伸去做心跳等生醫訊號研究,也於這幾年修成正果。其中一項技術使用在解決現代人睡眠問題的訊號偵測,已在美國與中國大陸通過FDA(食品與藥品監督管理局)驗證。

這正是大立雲康的核心技術。目前已有100多間中國大陸三甲等級醫院,引進穿戴產品進行睡眠分析;也授權中國手機大廠華為,納入手環上。台灣預計今年底若拿到醫療認證,就可引進。

天生反骨不按牌理出牌

林恩平談起此項投資時,信心十足,「這一陣子拿到睡眠穿戴產品後,跟一群醫界老同學私下聊過,大家都很看好。」

但彭仲康回想起研究當年,並不順利。1992年用物理方式來研究人體醫學的思惟,被不少醫界人斥為異類!解釋物理學竟可以講到金庸 武俠小說的彭仲康,雖已是名教授,性格像個頑童。1960年出生的他,自認從小就不是乖寶寶。念台中一中時,因為練唱可以不

用升旗,他因此參加合唱團,跟同為團員的林恩平熟識。那時的他還愛上了爬山,上大學填志願時,竟挑冷門的台大地質系,原因是「這樣就有理由常常去爬山與買裝備」。

沒想到,念大學一波三折,地質系的課程背誦多,讓他很快厭煩,後來轉學交大電子物理系,但他只喜愛物理課,表現出色;電子學相關課程則興趣缺缺,研究所因此專注物理,攻讀清大物理碩士後,申請美國研究所時。沒想到,全球知名的物理學權威、美國波士頓大學物理學教授哈利尤金.史丹利(Harry Eugene Stanley)看了他一篇統計物理論文後,認為他做研究角度新穎,給他全額獎學金。

獲獎學金赴美學開放思惟

史丹利教授對於科學研究的開放思惟,深深影響了彭仲康,「他常常說,研究科學要看本質,不要被人為制訂的學科束縛。這世界上從來沒有所謂的醫學或物理學問題,全都是科學問題。做研究,要勇敢去跨界。」

受到啟發,彭仲康1991年開始用醫學人士很難想像的思惟,從物理學中複雜系統的角度,去做人體基因序列研究。

簡單來說,美國政府在1984年開啟了人體基因序列的研究計畫,希望結合全球學者專家的

智慧,去測定組成人類染色體中所包含的30億對組成的核苷酸序列,並繪製基因組圖譜。

當時已有學者研究出,人體內的基因僅有約3%負責製造蛋白質,另外97%沒人知道作用是什麼,甚至被認為是廢物。

像電腦運轉人體也看全局

但是,這些研究是基於傳統醫學思惟,把人體組織一個個切開來看,卻沒有看全局,好像是把電腦拆開來,看裡面一個個檔案是什麼東西。但物理學中有個複雜系統理論,切入角度大不相同,是看中間的運作邏輯,就像是把人體當做一部正在運轉的電腦看。

彭仲康用這樣的方式,導入已有的肌肉蛋白資料來研究,最後發現,生命不是無意義的物質排列,是有連接的邏輯,就像程式控制著文件檔。這些不明物質可以控制很遠很遠某個基因的表現,是有程式的概念。舉例來說,人體製造出這些肌肉蛋白時,一定得通過那97%的不明物質,才會把這個肌肉蛋白在適當的時候、環境,適量的做出來。如果肌肉蛋白是一個Email,這些不明物質的功能就好像是發郵件的程式,一定得通過它,才能把Email成功發出去。

1992年,彭仲康將這樣的研究,發表在權威的《自然》 (Nature)期刊上,震驚醫界與物理界,就此成為全球從物理跨界醫界的領頭羊。

隨後,他到美國哈佛醫學院首創動態生醫指標中心,將物理複雜系統,援用去做心電圖的訊號研究,藉此了解心臟跳動與身體其他部分的互動關係。

大立光投資的睡眠穿戴技術,正是這樣發展。2005年由哈佛醫學院的教學醫院授權給彭仲康在院內帶出的博士劉燕輝,在大中華地區當做創業商品化的項目。劉燕輝到南京開設總部辦公室,至今已有60多名員工。現在醫界主流的睡眠治療診斷,是請病人去醫院睡一個晚上,接上一大堆儀器去測量,才有辦法知道失眠為何發生?但是病人在環境陌生又得接受一堆儀器監控情況下,他就算原來睡得還好,也要失眠了。

平價監測失眠具商業潛力

在美國,即便有保險,睡眠治療做一個晚上至少得付給醫院1000元美元,因為占一個床位,又要使用儀器監測;第二天還要醫院的專業人員解讀報告,可說是花錢又花時間、病人也受罪。但是改用有內含彭仲康專利研發演算法的穿戴裝置,隨侍病人胸前,在家睡就能測。這個是透過心跳測量數據的蒐集,去看相對應的腦波,以及身體各部位 的互動關連,來理解背後的睡眠問題到底出在哪裡?只要透過穿戴把分析成果,隨時傳上雲端,就可以讓醫生用平價方式了解病人睡眠問題,病人也比較容易接受。

大立雲康總經理劉燕輝,來自中國大陸,北京大學畢業,1993年去波士頓大學念研究所時,和彭仲康同樣受教於史丹利教授,對他來說像「師兄」。「他確實是對台灣很有感情的人,」劉燕輝眼中的彭師兄,永遠想著為台灣生醫盡一份心力。2012年,彭仲康就放下哈佛醫學院的研究工作,回台灣草創中央大學第一個生醫理工學院。「回頭看,為什麼我一個實驗室的論文,可以被引用這麼多次?是當初走了一條不同的路,傳統醫學不會看的一條路。」彭仲康衷心認為,台灣要和全球拚傳統的生醫研究,未必可以跑在最前面,一定要選創新的方向,從物理或電子去跨界生醫,就是一個機會。

只是,在培養人才上也得及早布局。2014年創立的中央大學生醫理工學院,強調不分物理、電子、醫學等科系,要學生多元學習,才有辦法跨界創新。走比較少人的路,不局限自我,學習用新的角度破解問題,在彭仲康的人生歷程上,成就了一片燦爛的新天地。

賴永祥攝

大立雲康的穿戴產品,可檢測睡眠問題。

賴永祥攝

彭仲康期待中大生醫理工學院,有一天能複製他在哈佛的經驗,是由醫生分享他每天看到的病例,去問實驗室裡學電腦的,以及學物理數學的專家,一起跨界創新。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