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Horizon

璀燦新貌

Taiwan Tatler - - Miss-en-scene -

若把珠寶工坊比喻為一道傳統的血脈,新血的加入,不但讓品牌的固有精神持續流淌在作品之中,更因為融入了新穎的思維,而激盪出一個別開生面的璀燦饗宴。本期Ling Tan帶你一覽幾個品牌在新任設計總監加入後的新風貌。

農曆年剛剛結束,打開全新行事曆的時光也還不算久,片段的記事開啟了2015 年記事的第一個篇章,再往下翻閱,還積累著厚厚的一疊,那些還空白的紙張,充滿未知的變數,也充滿著劃上驚喜的可能性。代代相傳、傳遞品牌精神血脈的珠寶工坊,彷彿也是一本行事曆,循序漸進紀錄著一個個燦亮的行程,每完成一部份,便躍然呈現全新的珠寶系列。而新任設計總監的加入,也為日後的一切,埋下驚喜的伏筆。

Boucheron、Chaumet 以及De Beers,便是分別在 2011 或 2012年因為新任藝術總監的加入,使得近年的作品呈現出與過去大相逕庭的風貌,這幾位風格獨具的女士,在燦亮的珠寶世界裡深耕多年,為品牌堆砌新穎的珠寶輪廓,在寶石的選用上也鑲嵌了有別於以往的系列作品。

歷史洪流裡的璀燦篇章

三者當中品牌歷史最為悠久的Chaumet,自 1780年 Nitot創立至今230多年品牌歷史的洪流之中,幾度因為領導人的交替,或是加入集團旗下,因此在設計的主要呈現上有所調整與轉變,而自成一道璀燦大河。許多年以來, Chaumet多以尊貴華美的貴族風格呈現,無論是採用大克拉珍貴寶石作為主石,以寶石的濃郁火光擄獲世人焦點,又或是將貴金屬勾勒出繁複柔美的線條,盡顯華麗氣韻。

主要原因便是基於創辦人的工藝背景, Mar ieEt i enne Ni tot 在開店之前便與瑪麗安東尼皇后( Marie-Antoinette)的御用珠寶匠Aubert合作相當長的時間,因此有著皇家級的珠寶工藝,開設店面後,也持續為皇室成員訂製珠寶。更在1802 年受拿破崙正式任命為皇室御用珠寶商,皇室平日珠寶或是重要場合如拿破崙登基加冕儀式時的皇冠、皇后Josephine加冕儀式中所戴的冠冕,以及皇室裡其他皇劍、皇冠和所有其他華麗服飾上的珠寶,都是交由Nitot設計,前前後後Chaumet設計了2,000多款的皇冠鑽冕和頭飾。

這麼樣的一個品牌DNA,也難怪了創作出的作品流淌著皇室貴族的風華,即便當Nitot 的徒弟 Jean- Bapt i s te Fos s in 主掌 品 牌 的 時 期 ,因 應 浪 漫 主 義 的 風潮,因此從文藝復興風格與裝飾藝術當中吸取靈感,作品在浪漫之中仍有皇室風味。之後接任品牌首席珠寶師的 JeanValent in Morel,開發英國市場後很快地獲得當地貴族的青睞,甚至成為維多利亞女王的御用珠寶匠。1 8 8 5 年Joseph Chaumet娶 Jean-Valentin Morel的孫女為妻,也正是品牌名Chaumet正式創立的時候。當時社會的藝術趨勢,是以大自然有機線條與花草動物為設計主題的「新藝術風格」( Art Nouveau),在這種蜿蜒的線條之中,無形間也散發皇室的華麗精神。

悠久品牌的當代演繹

當 1999 年 LVMH集團正式收購 Chaumet 後,品牌在系列發展上有了較大的改變,不但持續著力在將皇冠衍生設計為現代感十足的髮飾,在平日適合配戴的日常珠寶方面,也陸續推出新款,如經典系列 Attrape- moi... si tu m'aimes與 Frisson,都有較為簡約的線條。不過,在彩色寶石的選用上,高級珠寶方面仍以濃郁色調為主,如藍寶石、祖母綠、紫水晶等,厚實的色調不離尊貴的品牌背景,而在一些較小件的Fine Jewelry或是日常珠寶上才會見到稍微明亮的寶石。

至於 Chaumet 高級珠寶真正在線條與寶石的選用上有著截然不同的風貌,是在 2012 年Claire Dévé-Rakoff 正式成為Chaumet的創意總 監開始,其實她的珠寶設計啟蒙算是相當年幼便開始,當她還在5歲的年紀,便嘗試利用各式貝殼串成手鍊。自蒙彼利埃大學藝術學院( Fine Arts School of Montpellier)畢業後,便與知名設計師和高級珠寶公司合作,甚至在21歲時便創立了自己的珠寶與時尚配飾設計公司。

也許宇宙的一切事情,都有徵兆可言, Claire Dévé-Rakoff在幼時便喜愛以來自大海裡的貝殼做為串飾,而大海正是自然界一切生物的起源,也造就了她多年來在大自然裡與旅行經驗當中鋪陳創作的靈感。例如Hortensia繡球花系列便是運用鑽石與彩寶呈現繡球花的不同樣貌,整體色調也顯得輕盈明亮許多,例如她使用了深淺不等的粉色蛋白石、粉紅色碧璽,再搭配白鑽、白K金、黃K金等,營造繡球花的清麗淡雅。

而在去年第 27 屆巴黎古董雙年展上推出的Lumières d'Eau系列珠寶,則以水的各種樣態做為設計靈感,如漣漪、瀑布、冰霜,甚至大雨滂沱後仍帶有些微迷離的空氣這般具有想像的意境,作品視覺主體的寶石選用除了較為濃郁色調的寶石如青晶石、藍寶石之外,也大量採用黃色剛玉、海水藍寶、帕拉依巴碧璽、蛋白石、金色南洋珠這些顏色淡雅或是透明度較高的寶石。

當代視覺中的經典韻味

甚至在 Chaumet 長久深耕的女性腕錶這一塊,也有所改變,如Attrape-moi...situ m'aimes系列腕錶,錶盤上以蝴蝶、蜻蜓、各式植物為主題,交織出一個有如自然景致的一幅畫;在Hortensia系列腕錶上則是將蕾絲的線條融進錶盤上。而Chaumet的戒指作品,也因為DévéRakoff的加入,而有新的視野,例如花朵層次堆疊彷彿在指間栽種花叢,她曾經提到自己非常熱愛設計戒指,因為戒指的造型極為講究立體的細節設計,而她也秉持這個令她著迷的堅持,這也就是為什麼出自她手中的戒指格外具備層次與立體感。而她在Fine Jewelry 戒指上也發揮了High Jewelry的設計精神。 而說到 High Jewelry,熟悉法國珠寶的讀者勢必注意到了這幾年 Boucheron 作品的變化,2011 年 Claire Choisne 加入了這個團隊成為新任設計總監後,在 2012 年第 26 屆巴黎古董雙年展上便呈現了她加入後的首度大作——以詩人波特萊爾的作品為名的L'Artisan du Rêve系列,在經典的品牌作品之中,她採用了有別於品牌以往的濃郁色調寶石,而選用明亮、透明度高的寶石,讓人耳目一新。

其實在她加入 Boucheron 之前,便沉浸在珠寶境地相當多年了,她在還不到 25歲的年紀便開始了自己的珠寶事業( 1999年到2001年),直到2001年被知名珠寶設計師品牌Lorenz Bäumer網羅為創意部門主管( Creative Studio Manager),接著便在 2011 年進入 Boucheron,將1858年由 Federick Boucheron 創立的品牌帶往一個光與影交織的璀璨之境。

光與影的鋪陳,正是Claire Choisne 在設計高級珠寶以及日常珠寶的精髓,或許是在鑲嵌的層次設計,又或是以明亮與透明度高的寶石展現光的魔力。例如當她在一款作品上若是以白鑽、白色水晶與白K金結合,她會善用寶石的花式切割讓珠寶構築出不同光線的視覺層次,又或是將白鑽鑲嵌在水晶內部或外部,讓白鑽與水晶產生層次堆疊的視覺美感。寶石選用上她則會使用清透的摩根石、閃著遊彩的蛋白石這類以往Boucheron未見的寶石。

她甚至在寶石克拉數的配置上也有相當大的突破,例如品牌近年知名的 Animauxde Collection系列經典的變色龍造型珠寶,過去

除了寶石色調較為濃郁深沉之外,變色龍的身軀也以小克拉數的寶石鑲嵌組成,她則是選用大克拉寶石作為身軀的主視覺。另外,在品牌自 1878年便廣受歡迎的蛇形珠寶上,以往多見以貴金屬或是小顆白鑽鑲嵌組成為蛇身,她則以大克拉蛋白石作為蛇的鱗片,在蛋白石的遊彩之中,蛇身蜿蜒著一種幻彩的光芒。

其實作為品牌歷史如此悠長的珠寶設計總監, Claire Choisne最難能可貴的設計才華,便是當她以當代設計風格呈現創作時,作品的本質與精髓往往深深連結著Boucheron 百年多來的經典設計,一眼望去便能夠認出是出自品牌之作。例如前文提到的變色龍珠寶與蛇形珠寶、1889 年所推出宛如「問號」的項鍊輪廓、1866 與 1867年之間以透光琺瑯技術精湛繪製的蝴蝶與蜻蜓羽翼,以及1883 年 Federic Boucheron和當時品牌首席工匠Paul Legrand共同設計的孔雀羽毛問號項鍊,與經典的流蘇系列等,在她的巧思設計下,不但緊繫著品牌經典的圖騰,卻又開創出新的一番視野。她曾 提到,除了旅遊經驗之外, Boucheron 經典的史料與設計正是她作為品牌設計總監以來主要的靈感啟發。

其實這些經典的 Boucheron 作品,有著幾段少為人知的浪漫緣由:蛇形珠寶一開始是Federic Boucheron為妻子Gabrielle所設計,蘊含著深深守護愛妻的意涵。而不時會採用的水晶材質,則是 Federic 結婚14週年時贈送給妻子的禮物。

至於後來命名為 Delilah 的經典流蘇珠寶,則得從俄羅斯皇室的兩段美麗愛情說起。第一段是在1883年時 Vladimir大公向Boucheron 購買一條尾端鑲嵌著30顆巴拿馬珍珠、如布料般垂墜的K金項鍊。第二段則是尼可拉斯二世( Nicholas II of Russia)與他的皇后Victoria 在一場舞會上的初次邂逅,當時他拾到Victoria遺留的一條領巾,倆人就這樣因緣際會結成連理。為了紀念這段愛情,尼可拉斯二世便請 Federic Boucheron製作一條如皇后那條領巾般的K金布料項鍊,自此以後,採用如流蘇般

浪漫之境的自由想像

的珠寶,便成為品牌代表設計之一,在Claire Choisne的設計之中,則將馬賽克鑲嵌與流蘇揉合,在燦光的垂墜擺盪間,繼續訴說著浪漫的故事。 而說到浪漫的設計,2011年成為 De Beers 首席珠寶設計師的Hollie Bonneville Barden,可說是箇中翹楚。在她加入之前, De Beers 的珠寶即便在造型與輪廓上的變化趨於保守,多數珠寶以鑽石主體為主要的賣點,例如在一件珠寶上鑲嵌著數顆優異品質的鑽石或是精湛的彩鑽,這便足夠成為吸引消費者收藏的原因了。其實品牌的背景,也讓這樣的設計順理成章。

其實, De Beers 在珠寶設計上的歷史還是一個相當新興的品牌,最早在1888 年由英國商人 Cecil Rhodes 主導之下成立De Beers 聯合礦業公司,以探測和開採鑽石技術而聞名世界,真正開始走向鑽飾的設計,是當2001年 De Beers 集團與法國奢侈品集團LVMH 合作,那時,設計鑽石珠寶的De Beers Diamond Jewellers才正式成立,因此其實在珠寶設計上至今不過十幾年的光景,以品牌未來將要優游的歷史長河相較,不過是個開端,還有著許多的可能性。

在 28 歲時加入品牌的 Hollie Bonneville Barden,則為 De Beers 的珠寶作品堆砌了不同想像的可能。正如她所說:「我的設計大多是抽象的線條,因為我鼓勵大家對於一件作品有著不同的想像。」她運用抽象的線條與輪廓設計,將 De Beers 的鑽飾帶領到一個充滿想像的境界。她加入後的第一個高級珠寶系列Imaginary Nature,便透過花式切割鑽石組合出許多流動著線條感的作品,不僅展現出浪漫的 氣息,也讓人聯想到風的自由、水的奔放。

這樣具有能量力道的傳遞,也正是她創作的中心思想。「整體而言,大自然帶給我許多靈感,我喜歡詮釋大自然的能量,例如風的吹拂,水的流動這些宇宙的語言。」其實,她這股不受羈絆的創作精神從小便可見端倪了。她在接受本刊訪問時提到在7歲時與母親拜訪一位家族的朋友,那位朋友經營一間首飾店。「我置身在店內數量可觀的串珠與各種材料之中,很自然地便坐著玩起了這些東西,做各種不同排列組合的創意。」

就是這樣一個勇於嘗試的精神,讓她繼 Imaginary Nature系列之後,再次以 Aria 系列讓眾人驚豔。不但在一向只鑲嵌鑽石的De Beers作品上融入不同的材質,如湛藍的砂金石、珍珠母貝。更在珠寶的線條輪廓上伸展著另一種自由意象。Aria系列運用一片片帶有弧度的貴金屬拼貼出微微旋轉的輪廓,再分別鑲嵌鑽石,或是運用鑽石與金屬的相間搭配,營造光影與層次的美感,像是綻放的花瓣,卻也像是舞蹈時飛越的裙襬。「Aria系列可能像花朵,也可能像是抽象的舞蹈,甚至可以想像為一個太陽系運行的軌跡。我希望對於珠寶的觀賞者而言,也能夠參與創作旅程的一環。」帶著優雅浪漫特質的Hollie Bonneville Barden這樣說著,描述這一段話的她,是資深而年輕的珠寶設計師,而「年輕」是最沒有羈絆的人生階段,也正處於創作腦海最浩瀚的時期,相信她將持續與珠寶的愛好者,一同擁抱未知而美好的珠寶旅程。

優雅經典Chaumet對於皇冠的設計已有多年歷史,近代則在正式場合或是日常配戴的髮飾上著力甚多。2006年品牌邀請到巨星Caterina Murino為品牌當時的代言人

傳承經典本頁圖片由Boucheron提供,圖片由上至下為蛇形珠寶製作過程;設計總監Claire Choisne;全新變色龍主題珠寶

巧心匠藝本 頁 圖 片 由Bou c heron提供,由上至下:設計總監Claire Choisne繪製珠寶;品牌經典變色龍主題珠寶

燦然鑽光本頁圖片由De Beers提供。上圖順時針方向起:工坊製作圖;手稿圖;首席珠寶設計師Hollie Bonneville Barden(攝影: Mokoto Lin);Imaginary Nature系列珠寶

晶燦新貌本頁圖片由De Beers提供。由左至右:經典彩鑽戒指; Aria系列耳環; Imaginary Nature系列項鍊,可拆卸做為胸針配戴(請見左頁)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