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參與的電影類型很多,從實驗到商業都有,如何在這麼多元的路線之間轉換?

Taiwan Tatler - - Concierge | Small Talk -

我覺得每個類型都很有趣,而且可以學到不同的東西。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民視擔任八點檔連續劇的剪接助理,一般電影系畢業生不會想做這種類型,但我當時從中學到怎麼做出很煽情的東西,後來可以應用在其他的作品中,而且能視情況調整效果的強弱。而拍紀錄片所看到的人事物,也會變成我拍劇情片時的人物靈感,讓我的人物和故事更真實,不至於太虛假。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