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炫三的非洲印象

Taiwan Tatler - - Features - (摘自〈A Sun的創作理念〉,收錄於《We Are a Family - A Sun Wu吳炫三》)

自由之土「由於未受工業汙染,整個非洲就像一個清澈透明的水晶體,總是晴空萬里。湛藍天際中找不到一絲絲白雲的痕跡,我彷彿一下子走進了水晶球中心。針刺般的陽光在開闊的非洲大陸盡情揮灑,沒有塵埃,也沒有規劃和制度的束縛。」

返璞歸真「在非洲人們將生命中感動的節奏塗繪在山洞石岩,而且從未有過出售和追求名利的念頭,頓時將我從學院禁錮下數十年的心靈創作監牢中釋放出來。在那遼闊炙熱的艷陽下,深深地吸一口欣悅的空氣。從而尋回我隨心所欲、童幼自在的純真心靈。」

面容的風景「我常提到我把風景畫在臉上。因為非洲人天生皮膚黝黑如鏡,藍天、金沙、沼澤、森林都會在他們有如鏡面般的皮膚上反射入景。所以這一時期的作品色彩非常亮麗、鮮豔。當他們的臉移動時,景物也跟著移動變換。我以刀削筆觸來表現金黃色陽光映照在非洲人面孔上,所產生的一種動人原始節奏。」

金色光輝「1980年我在那米比亞死亡海岸、鑽石海岸以及克拉哈里沙漠的採礦場破舊籬笆中,發現陽光照射在籬笆上映射出黑黃交錯剛銳的剪影。瞬間得到的靈感就成為我 1979- 1985年間陽光時期作品起源的強烈動力。我以生活在非洲和陽光最親密的非洲人為模特兒,表現一系列陽光反射在人體上的現象的主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