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談談初次接觸玻璃藝術的經驗?

Taiwan Tatler - - Concierge -

在我小時候,每個星期天在教堂做禮拜覺得無聊時,教堂彩繪玻 的美讓我得到釋放。天氣好的時候,會感覺到玻 的顏色透過陽光灑在臉上,而隨著光線變化,玻 也展現不同的面貌,光賦予玻 不同的生命。我切身體會到,玻藝術的透光性充滿無限變幻的可能。 單純的材質,竟然足以做出繁複的作品。我在世界各地旅行時,也都會在當地找尋特別的布料。這種愛好後來融入了我的琉 創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