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峻考驗

年濕冷的春天和收成前夕降下的冰雹,使波爾多承受了頗糟糕的生長條件。但James Suckling發現這個全球聞名的產區,仍舊成功產出了些傑出的美酒。

Taiwan Tatler - - Life -

2013這一年絕對有資格說是過去 20 年來波爾多最艱困的年份,但還是打造了些很棒的干白酒和甜酒,包括相當出色的索甸( Sauternes) 如 Yquem、Rieussec 和 Suduiraut,還有優秀的Pessac Léognan白酒如 Haut-Brion、Domaine de Chevalier 與 PapeClément。

我希望紅酒也能得到同樣的評價,雖然我對2013 能產出多少教人驚艷的美酒,不抱太大期望。「回顧當時的慘況,這已經比任何人預想的都要強多了。」Stéphane Derenoncourt 表示,他是波爾多最重要的釀酒顧問之一,在波爾多右岸的 Côtes de Castillon 產區擁有自己的酒莊 Domaine de l'A,並生產同名酒款。

我完全同意他所言,尤其是一月底於波爾多試飲過大概 400 款酒之後;其中超過半數我都給了 90分以上。很顯然我所試飲過的,已經是該年份最好的酒款,因為波爾多於2013 所產的絕大多數紅酒,都非常淡弱而稀薄。許多酒莊選擇不自己裝瓶,而是以散裝酒的方式轉售給酒商。

2013整個年份的生長條件都極糟糕。春天和初夏太濕太冷,六月冷得特別不尋常。雖然七月和八月豔陽高照,天氣炎熱,但就在收成前很多地方卻下了冰雹,九月和十月則經常是陰雨連綿。篩選出足夠的完熟果實真的不容易。

然而,在這樣一個困難重重的年份,仍然有200支表現傑出的紅酒,能讓我打出高分,凸顯了產區頂尖酒莊與釀酒師的葡萄栽培與釀酒技術,的確出神入化。當然,這也代表了頂尖生產者擁有相當的經濟條件,才能在其中做取捨,在壞年份打造出色美酒。

「我無法想像 2013 年份會遭遇跟 20 年前一樣的窘境。」Haut-Brion 與 La Mission Haut-Brion 的技術總監 Jean-Philippe Delmas說道。他釀出了超讚的 2013 年份 Haut-Brion紅酒,是我這次試飲時表現最好的酒款之一。「我們窮盡一切可能地將品質做到最 好,也所費不貲。」

的確, 2013年想在波爾多釀出優秀的佳釀,他們一定付出了很高的代價。我記得如果是在20 或 30年前,遇到這樣艱困的年份可能會產出什麼樣的酒。我曾經喝過像是 1992、1987和 1984這些年份的酒,它們不僅酒質平庸,更因果實熟度不足而顯得青澀。我也記得當中很多紅酒,喝起來帶有多麼鮮明的青草、草本風味,而單寧也堅硬而咬口。

2013 年份最好的紅酒可不是這樣,它們均衡、清新而富有果香,且幾乎是年輕即適飲的酒款。部分頂級酒款陳個10 到 15 年可能會有點小問題,但這樣的印象並不特別深刻。大部分的頂級酒現在就已可飲用,且適飲期也大概有個十年左右。個別的詳細資訊請上jamessuckling.com 網站,可查閱 2013 年有哪些高分酒。

這個年份的紅酒讓我想起 1980,它也是個一上市就適飲,價格非常合理的年份,而且還是 1983 年我還在舊金山為 Wine Spectator 工作時,自己第一個購買的年份。我記得當時1980 年的 Latour 我買的價錢是每瓶18 美元, Lynch-Bages 則是每瓶8美元。

最近幾個年份與 2013 相比,我還是更偏好2012 年的紅酒,尤其是產自於右岸的,果香較豐富,熟度也較佳。2011 的年份酒也略勝一籌,因為它們有部分單寧已經軟化,現在喝正美味。近期記憶中,2013年前的每一個年份,除了 2002以外品質都比它優。但這並不代表我不會購入任何一支 2013波爾多年份酒,尤其是白酒;問題是,市場上有太多其他誘人的波爾多年份,而之後即將登場的 2014 和 2015,品質又顯然會更上乘,教人難以抉擇。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