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至無悔

Ling Tan

Taiwan Tatler - - Faces -

學創作與珠寶設計,看似兩個不交疊的平行線,在曾郁雯的手中,卻揉合出一個交集的點,綻放如煙火,耀眼明燦。始於 1991 年至今的珠寶創作,她的作品從喜愛運用變形珠與有色寶石開始,再到每年依照主題創作系列設計,近五年則因應市場喜好而有了較多中國風的作品。

也許三個階段各有不同作風,但不變的是維持簡約造型設計,讓她的珠寶不論是日常生活或是派對場合都能易於搭配,或許這與她出自台大歷史系的學識背景不無關係。「歷史對我來說跟文學一樣是養分,讓我觀察事情會看得比較長遠,設計時專注在如何讓寶石的美發揮到極致,呈現出往後回看始終是雋永經典的作品。」而她對攝影的愛好也影響了珠寶設計;「因為攝影需要考量構圖,這讓我在設計時對角度會比較敏銳,而且顏色搭配也比較敏感。」

敏銳細膩的心,也顯見於曾郁雯對於事物長遠的規畫。為了讓台灣珠寶產業脫離現況的低谷並增加能見度,五年前她與珠寶設計師王月要發起了「台灣創意珠寶設計師協會」,並集結各個珠寶界的意見領袖,集思廣益未來五到十年的產業發展計畫。儘管創作已經讓她十足忙碌,但為了珠寶產業欣欣向榮的前景,她仍義無反顧地擔任發起者的角色,奔走號召同業共同努力,足見作為家中長女的她,有著勇於擔當的風範。而這個特質也讓她獨自扛下一個家庭的重擔,幸而也因為堅毅果敢的韌性,讓她度過人生的低潮。

她在 29 歲那年就成為一名珠寶店老闆娘,卻是人生挫折的開始。談起這段失敗的婚姻,曾郁雯說前夫是個很 nice 的人,但因個性不善於長遠地經營家庭與事業,使她心力交瘁,以致無法繼續走下去。當時開始拜師練太極門氣 功,帶給她很大的影響。「1983 年開始學到現在,女兒也跟著練了20幾年。學習氣功後不但身體改善很多,師父告訴我什麼事情都不要太執著,對我的人生觀與個性有正面影響。也因為這樣我才敢離婚,相信無論多辛苦,沒有什麼事情是辦不到的。」

為了擁有全新的生活,1991年曾郁雯毅然決然提出離婚,帶著三個稚齡的女兒,獨自承擔幾百萬的債務。「當時光是每個月龐大的學費壓力,逼迫得我完全沒空餘時間去想低潮這兩個字。也許是為母則強,我只能想盡各種辦法努力賺錢,當時身兼五份工作:珠寶設計、撰寫專欄、教課、主持廣播、演講,因而發現人的潛能真的是無窮。」她所創作的歌詞《幸福進行曲》,獲得第 36 屆金馬獎最佳電影創作歌曲,便是在那段人生低谷裡完成的創作,這些激發她全才潛能的煎熬日子,反而成為推動她人生高峰的養分。

此刻的她,除了生活中 2/3 的時間持續從事珠寶設計,近期也將從事珠寶設計、美學概念與藝術史的教學。至於占據她另外 1/3時間的文字創作仍然十分活躍:不但參與 Taiwan Tatler.com 的專欄邀訪,書籍方面除了明年即將出版的《珠寶情人》還有以邁入50歲、歷經風浪的過來人身分,描述自己人生過程的《女兒書》,與處在婚姻各種狀態相關窘境的讀者分享經驗。

人生從困境掙扎到展翅高飛的蛻變過程,總是有一個支撐自己堅持不懈的信念。「對我來說,到現在仍然依循的一句話,是大學讀到《資治通鑑》中的『事至無悔而止矣』。覺得做一件事情不後悔就好好去做,覺得做不夠好會後悔就做到好。」這份信念長期陪著曾郁雯頂風度浪,積累至今的人生,如她的珠寶作品般,揮灑著繽紛色調,為生命增添飽滿的美麗彩度。

「事至無悔而止矣」。覺得做一件事情不後悔就好好去做,覺得做不夠好會後悔就做到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