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悲歌

義大利極具象徵性意義的酒莊轉售予美國業主,在義國掀起了軒然大波。但這一場所有權的轉移其實代表著產業所面臨的挑戰, James Suckling如是說。

Taiwan Tatler - - Life -

今年七月, Currado家族將創立於1873 年 的 Barolo 名 莊 Vietti,以 超 過 5,000 萬 歐 元 的 高 價售予美國便利商店鉅子 Kyle Krause,在義大利引起一片撻伐之聲。批評者言,傳統釀酒世家竟甘於放棄國家資產所有權,實在教人義憤填膺。另有人寫道:「在義大利家族手中屹立不搖百餘年的輝煌,隨著這一紙合約的簽訂瞬間,已永遠走入歷史。」

既然其義大利本家已無意再繼續持有,來自美國的家族購入頂尖皮蒙( Piedmont)酒莊究竟有何令人髮指之處?更遑論 Currado 家仍會繼續留守 Vietti,酒莊名下 34 公頃 Barolo 與Barbaresco 產區數一數二的葡萄園,也因此將獲得妥善的照料。釀酒師Luca Currado 向我保證,這不會影響其後出產酒款的水準;不僅如此,「有了這項投資的金援,我們還可以有所作為,酒質只會不降反升。」

我雖沒見過 Kyle Krause 本人,卻與他的兩個兒子 Ryan 和 Tanner 有過交流,他們直言不諱父親對義大利、尤其是 Langhe 與 Barolo 的熱愛。「我父親非常喜愛這個產區,他的夢想是有一天能在那裡退休,他是 Barolo 的鐵粉,」 數個月前 Tanner 在芝加哥對我說。總部位於愛荷華州的 Krauses 擁有 430 間 Kum & Go連鎖超商,規模可觀,旗下還另有銀行與其他資產。

Kyle Krause 出於對 Barolo 的熱愛,於 2015年買下第一家義大利酒廠 Enrico Serafino;該 酒廠雖然曾在 1950 和 60年代產出過不少頂級佳釀,現在卻以出產日常餐酒為主,僅氣泡酒較為知名。

接著 Krause 還在 Vietti 酒莊的 Luca Currado協助下,準備購入約七公頃的名園。他的計畫是與 Currado 攜手合作,讓 Serafino 重現昔日光彩,且成功顯然指日可待。

有趣的是,在 Serafino 之前, Krause 還曾試圖買下 Cantina Gigi Rosso,但在協商過程中因Giacomo Conterno 訂走 Rosso 最優質的葡萄園而落空。義大利法律賦予相鄰產業的所有人優先權,而 Conterno 的葡萄園就在 Rosso 頂尖園區隔壁。

Serafino 成交隔年、Vietti產權的轉移,讓義大利媒體和評論家群起批判產區的「美國化」,卻無人提及勞工法規、稅務和繁瑣的官僚體系是如何讓獨立生產者在義大利處處掣肘。我想 Currado 家族只是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義大利釀酒師們總是向我抱怨在義大利做生意有多麼困難。有時候真的已無法承受。

這跟 1980年代社會黨執政下的法國簡直如出一轍, 1990年代初期隨著歐盟的到來又更加變本加厲。商業環境與稅務結構讓獨立家族企業難以生存,情況只會越來越糟。

於此同時,外國買家持續購入酒堡、酒廠和葡萄園。在法國業界最積極的是中國買家,而他們遲早也會將投資焦點轉向義大利。Vietti 只是皮蒙產區眾多具代表性酒莊售出的第一筆,且絕對不會是最後一筆。義大利最優質的葡萄園顯然現正待價而沽。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