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ibutors

藝術珠寶CINDY CHAO The Art Jewel創辦人暨設計師趙心綺( Cindy Chao)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三個字, 12年來因為她的堅持而讓作品臻至此刻的成熟。隨著與西方人文更密切的接軌,與人生歷練的轉變,也對她的作品風格產生影響。本期她與Ling Tan暢談全心熱愛的珠寶創作。

Taiwan Tatler - - Contents - Photography OCEAN CHEN Stylist LAWRENCE LIU Makeup IAN Hair JOSHUA Location W HOTEL TAIPEI

具有多年專業攝影經驗,領域包括時尚、精品、名人等。具有平面設計背景的他,善於營造出色的構圖並對顏色有著獨到的掌握。他為我們拍攝本期的封面故事。(

最近一次說的謊是?

善意的謊言算嗎?住院沒和父母說,因為不想讓他們擔心。

人生必做清單上兩個願望?

辦個人展。在國外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

最想和誰一起被困在電梯?

Steven Meisel。

最開心的回憶是?

認識我老婆的那天!

耳濡目染對於藝術家的養成與長遠的發展,在Cindy Chao的成就上更加證明了這一點。父親是雕塑家、外祖父為建築師的家族背景,深深影響她的創作態度,以及捕捉自然的細節觀察與從建築立體的觀感中創作,因而開創出她獨特的創作之路。

Cindy小時候是父親雕塑創作的最佳小幫手,這過程讓她學到處理「線條」的重要精髓。「我父親為了要呈現老人的皺紋,可以搭公車來來回回一整天,仔細觀察每個上車的長者神情。一個雕塑者的成功,在於造就作品生命力,而這得立基於觀察細微東西的細節。」父親的創作態度,也訓練出 Cindy一雙特別敏銳的眼睛。加上喜歡學習建築、美學、藝術品等各式各樣的事物,使她格外擅於捕捉生命的瞬間,創作出一件件動人之作。

無論是年度蝴蝶的姿態與展翅雙翼、四季系列花朵葉瓣的綻放與開展、緞帶系列柔軟擬真的姿態,都將生命力的瞬間凝結為璀璨珠寶。「我覺得必須把情緒融入作品裡,情緒是無形的,有形的是雕塑的手法。」除了受到父親的薰陶,

Cindy對於建築立體的觀感,則深受外祖父—— 知名廟宇建築師謝自南的影響,使她觀看事物不會單單以平面式,在珠寶創作上更是從雕塑、建築的立體概念出發,設計的順序也獨樹一幟——先做雕塑再行繪圖。「若要我描述自己的作品風格,我會以 Sculpture、Organic 來形容。」這般將珠寶呈現微型雕塑的精神、精準掌握植物有機生命的張力與曲線,加上Cindy 對於品牌與創作的核心價值有清晰的界定,使得出自她手的作品辨識度非常高。

而 Cindy的品牌核心價值,更包含了一項大膽的決定,在年產量已經相當少的現況下,明年更將實行「大減產」。「我的願景是縮小產量,目標族群與藏家鎖定全球最頂級的20個客戶,將作品做得更加精緻。縱然現在科技發達,但有些手工即使耗時卻依舊無可取代,反而更需要我們費心保留,更加堅持下去。慢慢地將品牌在國際舞台上做得更小眾,而每樣作品都能夠成為藏家傳家的珠寶。」

不僅品牌初衷與核心價值牢牢地在Cindy 心中扎根,對她而言,始終如湧泉般不會消失的還有源源不絕的靈感。「我沒有缺乏靈感的問題,每當記者問我:所有創作中最喜歡的作品是哪一件?我永遠都說下一件,因為總是做完一件,便知道下一次怎麼樣可以更好。」不只是靈感未曾枯竭,她甚至無時無刻都在想著創作。「創作是沒有 on 與 off 的,我每天只要一睜開眼睛,就想著正在進行的東西怎麼弄、怎麼樣挑戰極限。」必須極專注耗體力的蠟雕,她平均每天花費五、六個小時完成一定的進度。為確保作品與腦中構思的樣子一模一

樣,每天會有三、四個小時與設計團隊、師傅工匠溝通細部的調整。另外,也因為CINDY CHAO The Art Jewel 在巴黎與日內瓦,有四個不同的珠寶工坊,她每個月有兩週的時間,都在歐洲確認每一件作品的製作狀況。

談到工作、創作, Cindy就是個用盡全力往前衝的人,她說當你盡了全力就不大可能會有遺憾,因為在那個當下,你已經把自己最好的全部都呈現出來了。那麼生活中有遺憾嗎?「要說唯一的遺憾,就是十幾年來生活上沒有一般正常人理所當然『是生活的生活』,例如從河濱公園騎到淡水河這樣一個簡單的事情,對我而言卻很奢侈,因為沒有時間。我一個月在台灣住不到一星期,飛機一落地在台的行程也排得很緊湊。」勤奮、努力的特質,讓 Cindy擁有今日的成就。「我覺得做任何一件事情就是要比別人更用心。其實跟我在一起是很辛苦的事情,因為我是個不放過自己的人,團隊與工匠就得很辛苦達到我的要求。而我的個性就跟我很喜歡的顏色黑與白一樣很鮮明,很清楚自己要的,這是優點也是缺點,有時顯得固執不大好溝通。」

隨著多年來與西方團隊密切合作的人生經歷, Cindy 與人溝通和互動的方式漸漸有所調整。「現在學會管理自己的情緒,這樣的轉變也明顯反映在我的作品上,早期藏家說我的作品線條比較剛硬,現在的線條比較柔美。」除了剛與柔的轉變,人生歷練也讓她在創作上有了放下的豁達。「以前我的作品是加法,拚了命地往上一直加,很怕別人看不到我多會設計;我這幾年的創作是減法,把不必要的線條全部拿掉,因為能夠留下的線條才是最美的。」

無論作品上是加法還是減法, Cindy對於創作的鍾愛始終不減。忙碌生活之餘,所謂的休息就是投入創作世界裡。「創作是我最熱愛的事情。當我在創作時,我進到人生的另外一個世界,在那個世界裡我可以為所欲為,做所有想做的作品。」由於熱愛建築的背景,充足的光線以及足夠的空間感,成為她創作環境的要件,而極度的安靜更是不可或缺。「我的習慣就是要極度的安靜,安靜會讓人很專注,而創作世界是跟自己的對話,我很怕被打斷。」

正因為創作是跟自己對話,對於許多藝術創作者而言,創作是條孤獨的路。關於孤獨, Cindy曾經這樣形容:孤獨會侵蝕一個人的心,但唯有在孤獨中,才能走向藝術極致的頂峰。而隨著 Cindy在國際間提升的知名度以及受到越來越多國內外藏家的青睞,孤獨卻是沒有改變的。「現在也許是方式的不同,品牌剛成立時,一個人要堅持很多事情。現在有一群認同我的人一起在 做。不過由於我想做的很多事情比別人更超前,在那個時刻我還是孤獨的。」

要能夠耐得住走在潮流之前的孤獨感,除了勇氣,還需要堅持。一次 Cindy在搜尋網站上尋找與外祖父有關的文章,有學生提到:謝老師最討厭別人對他說不可能。這份特質也深切延續在

Cindy身上。「這十幾年來不曾改變的是我很堅持,遇到任何困難一定想辦法解決。只要有任何機會,即使只有1%,我永遠不會放棄,也會激勵團隊與工匠一起盡一千分的努力。團隊都說我的字典裡沒有『不可能』三個字。」「我喜歡挑戰極限。」自述喜歡給自己找麻煩、找挑戰的

Cindy,最新款交貨到國際藏家等級客戶手上的年度蝴蝶胸針,花費兩年時間重做三次。「珠寶到最後是與藏家的對話,而且要將珠寶傳承給孩子,我就會細細審視360度的細節。」因為堅持細節的處理, Cindy只要未達理想,寧可虧本也要呈現完美作品。「如果以生意人的角度做品牌,我相信我是最差的生意人;但以一個創作者而言,我一定是堅持在做藝術的創作者。」

正因為她的堅持,能夠在短短12年將品牌經營有成。「很多人問我 12年前有想過會把品牌做這麼大嗎?我還真沒想過什麼叫做品牌,如果只是一心一意想做品牌就不會成就今天的我們。我所想的就是把作品做好,一直不斷往前衝刺,在做的過程已經大大超越當時所設定的。」超越自我的Cindy,今年秋季,將帶著品牌走入頂級珠寶盛事巴黎古董雙年展的殿堂,也是繼陳世英之後第二位華人設計師、第一位華人女性設計師。

「我並不覺得『第一個』對我而言是個重要的名稱,最重要是我們開啟了這個風氣,讓華人設計師在國際舞台越來越強大,能夠承先啟後。」對於傳承, Cindy 認為即使自己開創了品牌,但不一定要傳承給自己的小孩。「世界上很多很有才華的年輕人,應該要讓大家有機會,台灣的文創事業是應該被鼓勵的。我期許未來12 年能夠把創作發揮到最淋漓盡致,也希望未來把團隊帶得更強大,讓更有才華的人延續品牌的精神。」

持續不懈,正是品牌與企業永續經營的要素之一,而訪談的尾聲, Cindy分享了一次在飛機上閱讀郭台銘的著作《虎與狐》的心境——書裡說的雖然是很多成功人士都在說的觀點,但很有道理,最重要是遇到挫折還能夠留下。「要比別人更成功,比別人更努力是應該的。但要比別人更能夠承受挫折的抗壓性,夠有堅持力去迎接挫折、擁抱挫折,才能夠造就你比別人成功。」這樣一段話出自於堅持細節、幾乎時時刻刻都在創作的Cindy口中,格外有說服力。

「要比別人更成功,比別人更努力是應該的。但要比別人更能夠承受挫折的抗壓性,夠有堅持力去迎接挫折、擁抱挫折,才能夠造就你比別人成功。」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