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花為席

Cathy Chiang

Taiwan Tatler - - Concierge Close-up -

對於花藝這領域,凌宗湧一開口便說,從不認為在做什麼偉大的作品,花藝是在傳遞情感,這在他入行的第一天便深刻體認,「從表相到內心是有不同層次的」,退伍後到花行擔任送花小弟,送花最後一站是殯儀館,「原來花朵的美麗並非最終目的,不是讓往生者見到漂亮的事物,而是慰藉活著的家屬」,這與他以往對花的見解有著衝突性的認知,也因此開啟不同的想法,這也是他當初創業的動機。

每每到國外參訪,凌宗湧說往往在路邊一個轉角就發現一間花店,而且立即吸引到他,甚至能打動他,「奇怪的是,這些花店往往不是那些知名花藝店」,花藝需走入生活空間並且傳遞情感,這是他創業以來一直秉持的宗旨,即使跨界到傢俬、園藝,甚至投入到青草茶的體驗研發,初衷始終不變。

刻板印象中總以為凌宗湧以美感為第一,他的答案卻讓人跌破眼鏡,「我並非把視覺放在最前面,要談美,應該先談本質,也就是真善美。」因此他才能正視大自然的材料所帶來的力量,不會被名貴所綑綁。最重要的是「真」,也就是表裡如一, 20年來,累積的力量日益茁壯,磁場能量也越發擴大,「但我重新回顧,發現並非卓越的技巧,重新探討最在乎的是真實性,與合夥人真心相 待」,更難得的是擁有共識,未把賺錢擺在第一,家人們最在乎的也並非他的名氣,而是重視及陪伴,純真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塊。

「善」則是善意,真實也會有傷害及誤解,並不代表全然美好,但善意能化解一切。他舉例CN Flower曾經發生多位同事離職的困境,公司結構產生問題,但他心中沒有恨或埋怨,當初那股信任被拋棄了,但他認為這些同事不是故意的,只是每人有自己的目標及理想,「別人都可原諒我,我又何必用高標準要求別人?」

美的背後其實都有這層積累,用任何非真實性的技巧取得的視覺,即使擁有再大的衝擊或藝術性,他都無法認同。重新回歸到大自然的狀態,也就是花草植物原有的樣貌,無庸置疑的就是真、善、美,會喜歡落葉,便是因為凋零的美感,不是跟隨流行走,而是看清生命,四季花開花謝,大自然沒有永遠的美麗,因此可以容忍一時的凋零及醜陋。

他提及第一次去印度旅行在市集遭受極大的衝擊,「他們賣的花不是美觀用,而是拿來祭祀用」,這趟旅程讓他重新認識花——原來花在生活中擁有另一種重要性;也因為印度擅長幾何編織,讓他興起了製作花毯的念頭。每年凌宗湧都會帶領一趟花藝旅行,除了杭州富春山居、日本金澤等地外,他也選擇印度作為最近一次的目的地,他讓學生自由想像並尋求樂趣,不給予指示與框架,

會喜歡落葉,便是因為凋零的美感,不是跟隨流行走,而是看清生命,四季花開花謝,大自然沒有永遠的美麗,因此可以容忍一時的凋零及醜陋。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