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鄉交流

提供另類的農食網絡,水花園有機農夫市集秘書長黃俊誠在城與鄉之間搭起橋樑,與Cathy Chiang分享支持小農的思維,邀人一起點燃愛地球的理念。

Taiwan Tatler - - Concierge -

自小就崇尚蔬食,只要看到生物的肌理,便深感不適,偶然一次課程中,黃俊誠了解到灑農藥是生物的墳場、生態的浩劫,恰逢工作轉折期的他,在電子業領域掙扎,思考著「做些沒有人要做的事,有朝一日或能成為第一把交椅。」在沒有太多經驗法則的教導下,「我反而可以開創」,擺脫太多束縛及潛規則;其次是發自內心的認同,他深刻認同生態滅絕之重要,也因而產生熱情與力量。

因緣際會下,信佛的他,協助一位天主教神父進行阿里山返鄉復育計畫,把阿里山的茶賦予高經濟價值,他成為整頓農業文化的推手。這股經驗引領他與水花園作連結,他很誠實地表示:「我對人充滿興趣,對農業則還好。」當時的水花園分崩離析,一度面臨轉型困境,他先潛伏五個月擔任志工,認識所有的農夫,「先取得信任,再一起謀求發展。」最後當他表態時,並未引起太多的反對與爭議。接著他開始調控產品,採取半保護主義,相同的產品不能超過三家,並拒絕宗教的介入,因此市集內蔥蒜也在架上。

之所以特別協助小農,在於耕地面積小且破碎,每戶耕種作物皆不同,產生了生物多樣性,收穫數量又不足支撐通路,也因此形成了特殊的小農文化;相對於大農的生產方式,大面積的單一作物生產,倘若某一種生物喜歡吃某種作物,便會造成過度繁衍或滅絕,生態鏈並非那麼完整。

談到有機市集的操作,當今有機超市如此蓬勃發展,黃俊誠指出,因天災等各種情形小農很容易便斷貨、同時也無足夠的經濟申請履歷驗證,在通路上有某種難度,而市集便無此門檻,扣除盤商所得毛利也高,出現災損時小農的抗變能力增強。

而水花園市集內的小農,來自全省包括彰化、苗栗、司馬庫斯、甚至遠從台東、花蓮及屏東,「市集除了賣菜外,也提供市民一個休閒的空間,人們交流溝通的一個場所。」農夫之間會交換農技,農夫與消費者甚至變成朋友,有時暢談甚歡,小農還會多塞兩把蔥,回到小時買菜的人情味,「有時在意的不是價格,而是心意與感覺,在這逐漸都市化的過程中,市 集等於是城與鄉的交集地。」不管是人、文化或生活型態,都在此匯聚,創造雙贏甚是三贏的局面。

在所謂的有機認證或產銷履歷的辯證中,水花園則受德國杜夫萊茵的協助,一年給予40萬的額度協助檢驗;還有研發基因改造定性檢測快篩儀器的瑞基海洋生物科技則提供免費檢測黃豆、玉米等製品。但黃俊誠更強調的是信任,小農每週來此,直接面對消費者,社會責任在無形中自然醞生,「遇到颱風,熟客都會跟著農夫一起難過,彼此同體一心,發現彼此最在乎的是感覺,而不是買賣。」他提到曾經有一次小農遭檢驗出農藥及重金屬殘留,水花園的作法不是責罰,而是協助找出問題,幾乎整座農場都檢驗一遍,最後發現是附近工廠排放廢水,也還了小農一個公道。

「幫助農夫是一件很開心的事」,如一年一度的「台東週」,台東小農遠道而來,彷彿老友重聚。今年九月則將再度舉辦「咖啡爽節」,到時不只是咖啡廳來擺攤,還有來自各界的咖啡達人及行動咖啡師,其中不乏某企業董事長來此一展手沖技巧,順便聊是非,群聚達到加乘的效應,市集的魅力說不完。

黃俊誠很慶幸地生在此科技年代,以往農業無法解決,科技發展造成通訊便利,為有機市集尋找更多未來。只需一個平台或機制,兩端可直接買賣,這與零售式團購和契作不同,透過集合的力量,社群支持性團體得以存在,如一、兩個社群便可包養一個農場,而這是一個最天然的履歷。

目前市集屬於民間自發性單位所管理,身為秘書長的黃俊誠本身不支薪,「我自己擁有事業,養家活口不成問題,這端視你如何定義自己的價值,不怕車拋錨,願意全台跑,也結交很多好友,這是不一樣的財富。」水花園市集中,豆之味提供有機且無基改的豆類製品;市集內經常可買到通路找不到的野菜,菜味特濃,並擁有強烈的生命能量;還有黃俊誠特別提到的酸種麵包,不少人無法適應酸硬口感,然而對麩質過敏或腸胃問題的人士,也養出一群死忠客群。面對食安和基改等議題,他說:「不要小看買菜這件事,當前看不到的問題,未來都可能發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Taiwan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