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著父親回故鄉

我急忙向前,擦了一下淚眼,看了一眼我一生中最最熟悉的一個人名,立即趴臥在父親的墳上,嚎啕大哭起來!我做夢也不會想到,父親到這個地方才幾個月時間,就無聲無息地慘死在這裡⋯⋯

World Journal (Los Angeles) - - 世界副刊 - ■盧純華陳思年/圖(上)(寄自密西根州)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