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慢心虛?美國媒體又見辱華言論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綜合 -

繼去年10月ABC電視台脫口秀主持人金莫(Jimmy Kimmel)未制止孩子「殺光中國人」的言論後,政治立場偏保守右翼的Fox電視台新聞談話節目「The Five」也出現主持人之一貝克爾(Bob Beckel)離譜的辱華言詞。他說:「中國人是美國國家安全的最大的單一威脅⋯⋯你知道,我們做了什麼嗎?像往常一樣,我們把他們帶到了這裡,教一幫中國佬(a bunch of Chinamen)—哦,錯了,中國人(Chinese people)如何使用電腦。他們回到中國後卻駭我們。」報導說,去年他也曾說過,「游泳後,我的眼睛爆開來,讓我看起來像東方人(Oriental)」,用以譏諷中國人有小眼睛。從這些言論,可知他是一名缺乏教養、不懂尊重其他族裔、根本不知種族多元化和互相包容尊重為何物,只知譁眾取寵的「媒體敗類」。遺憾的是,這類言論可能受到某部分美國觀眾歡迎,針對中國或所有中國人、華裔美國人的侮辱歧視性言論,才不斷在媒體出現和傳播。貝克爾的言論,引發南加州華裔社區反 彈。對華裔友好的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羅伊斯(Ed Royce)發表聲明,要求貝克爾立即向華人社區道歉,他推崇華裔是自豪的美國人,是美國社會的中流砥柱。多位華裔加州參眾議員也痛批貝克爾的種族主義和排外言論。南加各社團、維權團體紛紛譴責貝克爾,要求他道歉或辭職。他即使已道歉,但此風不可長,這不是幽默和開玩笑範疇,不能藉華裔插科打諢。華裔社區和全美華人該努力讓美國人知道,說出這類粗暴而愚蠢的言論須付出代價,不是事後道歉就能了事。美國因國勢走弱,國際影響力大不如前,或許讓部分美國人感到失落。即使經濟緩步復甦,但百廢待舉、財政空虛,樂觀中隱憂處處;美國在伊拉克、敘利亞、烏克蘭的表現,更給人軟弱無力、強勢不再的觀感,使部分美國人喪失信心,尋找情緒的發洩口。中國崛起的勢頭和美中間的競爭消長,使潛伏某些美國人意識中的種族歧視、自大、自以為是等偏見,如幽靈般群魔亂舞,金莫、貝克爾都是類似情 境的產物。即使媒體人受憲法言論自由權保障,可暢所欲言,表達想法,但言論自由並非完全沒有界限,譬如不能有歧視、侮辱性言詞,對不同族裔、地域、性別、性取向、膚色、宗教等都不能有歧視;不能稱呼非裔為Negro(黑鬼,即使有些非裔組織名稱不避諱使用這個詞)、不能稱西裔為wetback(溼背,形容非法入境打工的墨西哥人)、不能稱華裔或中國人為Chinamen(中國佬,和稱呼日本人為Japs一樣,都有蔑視貶抑的侮辱意思)。這些禁忌無關乎言論自由,而是文明教養、道德倫理和社會價值體系不能違逆的底線。美國是移民國家,更須有種族敏感度,否則如何維持社會和諧與國家團結?但貝克爾顯然認為自己的言論「政治正確」,符合當美中兩國「準冷戰」氛圍,他想把所有中國人視為「敵人」,博取觀眾「會心一笑」。幼稚的是,他雖曾是政治學教授,但對國家、政府和人民的概念不清。或許他不認同中共,但14億中國人並非美國或美國人民的敵 人;尤其美國近500萬華裔,多數已歸化入籍,合法居住、納稅,和一般美國人的權益、人格、尊嚴都該受同等尊重。把華裔在電腦業的傑出表現,扭曲成「美國人教他們用電腦,他們回國後卻反而扮駭客來駭我們」,既傲慢自大,也混淆國家間軍事競爭和民間友情不同領域,抹煞華裔美國人對高科技業的貢獻,十分無知、無理和不公。對這類言行,我們支持華裔爭回公道,要貝克爾道歉,甚至辭職。而鑑於辱華事件頻生,美中關係波折短期內難杜絕,為保障全美華裔權益,我們也呼籲全美華裔組織,譬如「百人會」或各類同鄉會、法律互助會、權益促進會,早日考慮效法猶太裔成立全國性的「華裔反誹謗聯盟」(Anti Defermation League),或組織類似非裔的「有色人種權利促進會」,專責監看全美有無辱華言行,必要時給予法律追訴;對華裔遇重大侵權案,也能提供法律援助和諮詢,並就移民法案等向國會提供建言。只有從制度上建立有力的華裔權益維護組織,才能產生嚇阻震懾作用,並教育主流人士,如今的華裔美國人,不再是100多年前修建鐵路的華工「豬仔」,使華裔像猶太裔般,沒有人敢欺侮。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