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的街頭藝人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在六十多年前的街頭,不時會出現玩把戲或者變戲法的藝人。他們多為單人行動,挑著盛了全部道具的兩個箱子。如果是推著輛獨輪車,就算是比較具規模的藝人了。有的牽著個猴子或是哈巴狗;還有的帶著個髒兮兮的小男孩,幫他拉車,或是背著個破舊的行囊。他們就這樣浪跡天涯四海為家。

別看往日這街頭藝人形單影隻,其實現在的規模巨大的馬戲團、雜技團就是從這裡起步,逐漸發展而來的。這些街頭藝人就是現代馬戲團、雜技團的祖師爺,這就是「合抱之木,生於毫末」呀!

每到一個村莊,若是遇上大集,就令他們大喜過望了。找一個空曠之地,擺開道具;如果只是一個藝人,他就將帶來的鑼和鼓交替地迅速地敲打起來。如果帶有孩子,那麼他們就會配合默契的鑼鼓齊鳴。

如果是在集上,大批的觀眾就會立刻圍上來。如果是在寧靜的農村,這鑼鼓聲就會把村裡的人逐漸地招來。

為了招攬更多的觀眾,他敲著鑼或鼓,還在手中擺弄著被他稱作「耳報神」如手電筒大小的木偶,並煞有介事地與耳報神做有趣的問答,一 搏觀眾嬉笑。口若懸河地說著押韻的諺語和讓人忍俊不禁的順口溜,或做些滑稽面部怪相和不協調的肢體動作。觀眾的歡笑聲就會引來更多的觀眾,他的收益也會同步增長。表演開始了,農村少見的耍刀舞劍、讓人驚奇的各種小魔術、難得一見的猴子或是哈巴狗表演,都會迎來人們的陣陣歡笑和掌聲。有的人則表演讓人們感到悲慼和同情的節目,那就是藝人的自虐和虐兒。這藝人為了有更多的收穫,利用人們的憐憫和惻隱之心,不惜自虐。如有的用厚如腰帶狀的鐵板,反覆用力抽打自己的胸背部,導致其皮肉立現紅腫,鐵板則被打彎,然後拿著小簸籮繞場,收到比平時更多的錢。更有甚者,取出像小手指粗的小活蛇一條,將蛇頭塞入自己的鼻孔,逐漸地塞入鼻腔,然後張大嘴,從咽喉部將蛇頭拉出到口腔。那蛇在他的口唇中來回擺動,錢當然是又多收了不少。口吞利劍算是自虐的頂峰了。藝人拿出一柄半尺多長約兩公分寬的雙刃劍,在觀眾面前擺弄一番之後,把它交給觀眾檢查一下,以示沒有虛假。然後仰首張大嘴巴,將劍徐徐插入口腔,繼續 向下插,直插到僅有劍柄留在口唇處。這時觀眾呼叫、掩面、驚愕等各種不尋常的反應,充斥了整個場面。吞劍的藝人接著拿著簸籮繞場一周,錢像雪片般落入簸籮中。這種表演是千真萬確的,沒有絲毫的虛假和藏掖,用現代的話來說就是沒有任何貓膩。我曾經看過吞劍人吞的劍位於食道中的X光照片,據說吞劍的開始是由淺入深,經過無數次練習試插,使咽部的嘔吐反射慢慢地變得麻痺;將雙刃不是太鋒利的劍逐漸地插入食道。食道有保護性地躲避異物的功能。所以不會對口咽和食道造成損傷,可是這吞劍的過程還是非常痛苦的。他們的拿手好戲除了自虐,還有的就是虐兒了。這藝人帶著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很可能是他花錢買來的或是拐騙來的,反正不是他的親生孩子。不知是對這孩子經過多少次的打罵和殘酷的體罰折磨,才使孩子就範,被逼做出極為痛苦和極不人道的表演。比如讓孩子仰臥,只用頭、手和腳觸地,軀幹彎曲成向上的弓形,這就是他所謂的「橋」。他還要用一隻腳在孩子的肚子上踏一下,叫做「過橋」。再就是讓孩子赤膊,對孩子的肩關節做一些擺弄,孩子的肩關節就脫臼了。還要對脫臼的上肢撥動一下,讓其不自主的晃動。這關節脫臼也是經過反覆殘暴地破壞了孩子的關節囊,才能使孩子的肩關節脫臼。真是慘無人道的表演,讓人目不忍睹。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