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菜市口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犯人送到刑場後由東往西排列,行刑者執「鬼頭刀」砍下人頭,一一提到監斬官面前,監斬官拿筆在頭上點一下,然後掛在街心木樁上示眾。屍體運走後,用黃土覆蓋血跡,次日清晨菜市恢復交易,熙熙攘攘如常。正如清許承堯詩《過菜市口》中所言:「薄暮過西市,踽踽涕淚歸,市人竟言笑,誰知我心悲?此地複何地?頭顱古累累。碧血沁入土,腥氣生伊蹶⋯⋯。」那時,鶴年堂藥店製作一種麻醉藥「鶴頂血」,吃了全身麻木,痛覺消失,所以在刑前家屬給犯人買鶴頂血服下,故此有歇後語:「到鶴年堂討刀傷藥——死到臨頭。」當年藥店掌櫃王聖一對六君子十分敬重,行刑前從罈中取出「鶴頂血」分發給六君子,六君子肅然而立,無一人接受。一九二六年,康有為在親人和弟子陪同下尋訪六君子被害的故地,走到鶴年堂門前,康有為哭道:「找到鶴年堂,就找到了六君子的遇難地。」菜市口不僅是清代的刑場,明清兩代不少名人與這一帶有關,諸如嚴嵩、楊椒山的宅邸,林則徐、曾國藩、左宗棠、康有為、劉光第、譚嗣同、蔡元培、陳獨秀、魯迅等人的故居、秋瑾任教的女學堂以及湖南、中山、紹興等多個地方會館。如今,由於路面向南北拓寬,在一個殘存的破舊胡同裡,如果沒有住戶的門牌號,很難認定就是當年赫赫有名的鐵門胡同。胡同南口對面的鶴年堂已向南移,現已發展成為「鶴年堂中醫醫院」和「鶴年堂中藥研究院」,鶴年堂分店遍及京城各地;其他歷史遺跡已被快速發展的現代化所吞沒而難以尋覓。

(下)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