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

 一雙明亮、烏黑的大眼,凌亂的頭髮沾滿草屑, 黑瘦的臉,穿著一件破舊肥大、直抵赤裸紅腫烏黑 腳丫的衫。她就是吉祥──沒落貴族的子孫⋯⋯ ■岡卓吉祥 葉羽桐/圖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傳說,天堂裡有一隻吉祥鳥,當牠降臨人世時,天地一片蒼茫。混沌的陰霾包裹著牠、淒厲的狂風吹打著牠、冰冷的寒流席捲著牠,但牠仍昂起高貴的頭,展動著雖百折而不撓的翅奮力翱翔。翱翔在淒風苦雨中、翱翔在暴虐鞭笞中、翱翔在情與苦中、翱翔在沉沉黑暗中,幾經生死、歷盡磨難、遍體鱗傷。

終於一天,長空驚雷、大地咆哮、宇宙震顫,一束陽光劃破厚重的烏雲,和它撕扯著、格鬥著。那絢麗的光圈越來越大,驀然間,萬丈霞光照亮天地。

美麗的吉祥鳥啊!命運多舛的鳥啊!牠懷著感恩的心,在春風和煦的天地間自由、幸福地飛翔。 裸紅腫烏黑腳丫的衫。她就是吉祥──沒落貴族的子孫、岡卓土司家的長孫女。生不逢時的她,呱呱墜地就遇土地革命勝利者的到來。強大的武裝沒收了她家的山林、土地、財產。一夜間,這昔日呼風喚雨、金山銀樹的土司家,成了比無產階級還無產階級的窮人家。吉祥搓揉著眼,走到她家僅有的這間偏房樓梯口掉轉身,面對梯,踏階一步一步朝下爬。小吉祥啊,她年僅五歲,昔日這恢弘的樓梯,在她眼裡是何其的高不見底啊!小吉祥戰戰兢兢往下移,不時扭頭望望。突然,整個房子似在晃蕩,腳一滑,「咕咚、咕咚」,她從樓梯半腰摔下。過了多時,她從昏迷中醒來。疼痛、飢餓的她一下哭起來。說是哭,不如說是嘶啞哀鳴,因為,從昨晌午到現在,她只吃了一個野菜饃。小吉祥連哭的力也沒了啊。陽光穿過高大的窗照在她身上,太陽也似乎在盡力給她溫暖?小吉祥揉著紅腫的額,慢慢爬起。飢腸轆轆的她來到廚房,搜尋著,可房裡除了小半碗鹽,啥也沒有。她踮著腳用力掀開厚重的鍋蓋,期盼能有一個小小玉米饃或野菜團出現,然而,唯有冰冷的鍋口瞧著她。她嗚咽著嘆了口氣,那與她年齡極不相符的一聲哀嘆啊,是那樣無助與絕望!她翻過高大的門檻,又重重摔在石板地上。她沒哭,爬起,朝著山野走去。她來到崖澗吸吮著,冰涼的泉水讓她更加飢腸轆轆。她吞嚥著小溪邊朵 朵花蕊,那鵝黃色花蕊好甜好香!沒多久,澀澀花瓣也被吃淨。但隨著這些野花下肚,空空的胃非但沒飽,反而倍加痙攣。飢餓驅使著她如小小猿猴,慢慢朝樹上爬。樹上掛滿了青青核桃果。她爬到一大椏上,伸手攀摘卻一顆也搆不著。小吉祥喘息著,身子伏在枝上繼續朝前爬。枝,開始晃蕩起來,她顫抖的身體隨著枝條晃來蕩去。想退回?但沒法掉頭!小吉祥死死抱著鞦韆樣晃蕩的枝椏,嘶啞呼喚著:「阿爺──阿爺啊──」(藏人稱奶奶為「阿爺」)山谷裡迴蕩著小吉祥恐懼、無助、絕望的呼救聲。「喀擦」,她隨斷枝重重摔下。所幸樹下藤蔓簇密,樹枝被托住了,然她卻被荊棘扎得遍體鱗傷。她 喘吁吁著尋來根棍,吃力地揮打著懸在荊藤上的果枝──身體因疼痛、飢餓不停顫抖、虛汗流淌。果,終於掉下。小吉祥露齒笑了。一排潔白的牙、兩個小酒窩、明亮的大眼,長長濃密的睫毛閃動著晶亮汗珠。原來,她是這樣美麗!小吉祥在荒蔓中尋到十來顆核桃,兜在衣衫來到草地。她撿了個石塊高興坐下,一心砸著核桃果。核桃青青果皮飛濺著汁,濺在她臉上、睫毛上。她不停用手擦,瞬間完完全全成了個黑黑孩子。終於,砸開個核桃,手顫抖著好不容易才將果肉送進嘴。她砸著一個個桃殼,吞嚥著。 (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