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主義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當你陷入絕對主義的邏輯,你的世界便極有可能進入一個死胡同了。

香港現在已沒有論述,只有口號式的絕對錯或對;但凡對我所認同的觀點持相反意見者,就是十惡不赦的壞人,必須群起攻之。即使有些評論者寫出洋洋灑灑幾千字文章,但情緒多於理據,用拳頭多於用腦袋呢!

這種絕對主義,其實在世界已再次捲土重來。看看歐洲議會剛結束的選舉,多個成員國的極右與極左派系冒出頭來;再看「阿拉伯之春」最後變成「聖戰之春」,從敘利亞到伊拉克,激進組織畫出一幅國際聖戰地圖,剩下的只有暴力霸權。唯我獨尊的宗教最易陷入絕對主義,但凡把一種信念加上宗教色彩,一樣棘手。

我在克里米亞的Bahcesaray,找上古城一條鄉村的韃靼族(Tatars)民宿,當天晚上,主人邀請我與他們家人晚飯,一邊吃,一邊告訴我韃靼族過去如何受蘇俄壓迫的悲慘故事。飯後男主人開始說教:伊斯蘭教。大部分克里米亞韃靼族都是穆斯林,但如何理解自己的信仰,真是各自修行了。男主人說,沒有理由的殺戮,會下地獄。我問:要甚麼理由就可以?他回答:當你或你的民族的生存權受到威脅,有權不惜一切去捍衞。我再問:自殺炸彈襲擊和目前的所謂「聖戰」又如何?男主人略帶遲疑,表示不願評論,然後就說到殉道者可上天堂,並指伊斯蘭教是唯一真理,最後可征服世界。我望著窗外一片黑不可測,打了個顫慄。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