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鐵路的人和事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上下古今/港副 -

●自從決定到西藏旅遊後,每天從溫暖的被窩起床時,總會問自己這個決定是否正確?對於那25天的旅程,我具體的概念不多,也許是因為不想再過著規畫好的生活,想讓這次旅程保持彈性。

踏上青藏鐵路,是個大雨紛飛的下午。我乘坐的火車由廣州出發,到拉薩共55個小時。當天,暴雨把訂好的廣深鐵路全淹了,沒有想過這次旅行的「彈性」來得這麼快,我立刻改買香港直達廣州的車票,從廣州東站揹著18公斤的大背包,和廣州市民一起擠地鐵,好不容易才到達列車出發的廣州站。

女生獨自坐火車,選擇硬臥比較安全, 因為軟臥有門鎖,門一鎖上,曾有不少姦殺案發生。硬臥一個小房間有六張床,兩邊各有上、中、下三個床位,我買了可以趴著看風景的中鋪。我的房客,包括內地律師、一對已經快70歲的內地科研夫婦、退伍解放軍和藏民。其中,我和內地律師比較聊得來,她說她剛「裸辭」。在她身上,我感到知識分子對法律、制度的無力感,她明白社會的遊戲規則,卻無能為力。從刑事法轉到商業法,中間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無奈,每每談到此事,她總小心地看著四周,然後噤若寒蟬。讓我想起,《動物農莊》中,那隻有知識卻沉默的騾子。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