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美味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前天辦公室同事正議論各自家鄉的特色小吃,我不禁想起兒時的美味「白糤」。

我的童年在廣西玉林市度過,如果春節期間到玉林拜訪,熱情好客的玉林人必定會拿出一個圓形的、上面有「福祿壽」等字的食品招待客人。這個食品就是油炸後的大米花,潔白酥脆,稍壓即碎裂數塊。玉林人俗稱「白糤」,是必備的年貨。

想到這個熟悉的美食,我的心裡五味雜陳,不知不覺眼睛盈滿淚水。我想起了外婆,一個慈祥樸素的老人。因為父母工作很忙,我從襁褓嬰兒到五歲,一直和外婆生活。那時生活條件不如現在,沒有空調之類的降溫設備。

在炎熱的夏天,我的背上長了一大片紅紅的痱子,讓我難受得夜不安寢,外婆看到了心疼得直嘆氣,第二天走了很遠的路到鄰鎮採草藥,用熱水煮開了給我泡澡。在外婆的精心照料下,我快樂地度過童年,無論我再調皮,她總會包容我,每當我有一點小小的進步,她都會為我喝彩。在我的記憶中,每年臨近春節的時候,外婆都會做上一些白糤,給我們當零食,並在鄰里之間相互贈送。

那時小鎮上鄰居多半攀親帶故,春節也常會聚在一起做白糤及米花糖之類的年貨,各家廚房裡瀰漫著誘人的香味。大人們給小孩們分配了一些工作,現在想來,哪裡算是什麼工作呢?其實只是為了把小孩支開,免得搗亂。

在那個時候,就算是最頑皮的小孩也會乖乖聽話,用心地完成大人交代的每一件事情。因為等到各色美味做成的時候,各家的小孩就會聚在一起,相互品嘗哪一家的糖食最好吃。那時是我們小孩子最開心的時候了,不單可以和年紀相仿的玩伴一起嘻笑打鬧,還有機會品嘗各種美食。

外婆不只是持家的好手,還樂於助人,在傳授技藝時從不藏私。記憶最深的是,鎮上的小媳婦們常常向外婆討教如何才能做好白糤,爭取在夫家的年貨中脫穎而出。為了製作出色香味俱全的白糤,從選取原料糯米到油炸近十道工序,外婆都一絲不苟,因為若有一道工序不到位,都有可能在油炸時出現破碎或者炸不開。

首先得用篩子細細地篩去碎糯米,洗乾淨後泡上一晚。第二天用蒸籠蒸透,再把糯米放到一個個模具中,之後在日光下晾曬,並且不時要翻動,等到糯米不黏手時,連模具一起放入白糖水中,浸泡均勻後再次晾曬,濕度合適時放入熱油鍋裡炸,期間還要不斷地用長長的特製筷子攪動,防止黏連。每一次我看外婆行雲流水般的動作,覺得她不是在廚房裡做年貨,而像是在舞台上表演優雅的舞蹈。

四年前,外婆去世了,就在春節的前幾天。趕回去的路上,我心緒凌亂,不住地默默流淚,我覺得那一年的春節特別冷。以後,我再也吃不到外婆親手製作、讓我一直念念不忘的白糤了。因為包含著外婆濃濃的愛,白糤成為我記憶中最溫馨且難忘的美味。

圖/秦博瑞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