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航慘案 世界仍需美國強權扮警察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第一頁 -

馬來西亞航空MH17班機被導彈擊落,東烏克蘭的叛軍嫌疑重大,幾乎成國際共識。歐巴馬總統指俄國須承擔部分責任,但這種責任是道義責任、引起烏克蘭亂局的責任,或泛指戰略野心,話不一定能當真。俄國、烏克蘭和叛軍各推責任,凸顯國際關係仍需強權扮「世界警察」主持正義,無奈歐巴馬太不爭氣,竟在事發當天只用不到一分鐘就用「悲劇」帶過,然後講他事先準備的不合時宜笑話和募款,毫無世界領袖應有的高度和看問題的遠見,難怪引起共和黨和民眾痛批,罵他可憎、令人失望。歐巴馬顯然已意識到違逆主流民意和國家利益,判斷失準。他18日舉行記者會,對馬航悲劇造成298人喪生表達「難以言喻的憤慨」,指烏克蘭分離分子從俄羅斯獲得源源不絕重型武器、訓練與防空系統,呼籲進行令人信服的國際調查,並敦促俄國合作。美國總算回到正軌上。其實馬航事件只是許多國家失序,政局被強權利益介入攪亂後卻無法善終帶來 的附帶傷害。298條無辜人命,是強權鬥爭和人類野蠻行為的間接犧牲者;尤其航班上多位為愛滋病貢獻心力、有拯救全人類胸懷的聯合國科學家、醫學專家和數十名工作人員,他們奉獻人類和平福祉的志業卻有這樣的下場,令人心痛和髮指!如追根究柢,誰造成烏克蘭亂局?美國、歐盟和俄國都脫不了干係。即使有烏克蘭的國內因素,但北約違反對俄國的承諾東擴,把親俄總統趕下台,扶植親西方的總統上台,造成烏國分裂,親俄和親西方群眾衝突和內戰,外來強權利益荼毒烏克蘭,才是禍因。至於誰是因、誰是果,誰仁慈、誰殘暴,對犧牲的馬航乘客和烏國人民,只能無語問蒼天。美國是否在重演「始亂終棄」?從新聞報導和事件沿革看,有這個嫌疑。從伊拉克、阿富汗、埃及到烏克蘭,無論推翻舊有政權、推動民主化或重建各國秩序,美國有始無終,因國力所限、兵疲馬困、人心思定,不能再強勢干預;美 國經歷兩場戰爭後,無心也無力再強勢維持國際秩序。戰略重心轉往亞洲,再加上歐巴馬退縮、游移,喜歡強調道德義憤,行動偏軟弱的決策性格,使美國給外界為德不卒,攪亂局面,卻無力善後的印象。埃及、伊拉克、烏克蘭可能都是受害者。美國國力弱化,影響國際事務的意願和能力降低,尤其軍事干預意願更低落,在敘利亞已表露無遺。歐巴馬的「和平主義」,寧採經濟和其他制裁,代替軍事干預,固然有助和平。烏克蘭有俄羅斯的核心利益,美國不願冒戰爭風險與俄國正面交鋒,有其務實面。但美國和歐盟步調不一,實力大降才是關鍵。譬如歐巴馬16日宣布新一輪經濟制裁俄國,歐盟就無意跟進;而歐盟會議5月底落幕,執委會主席人選、主管外交人選都還有爭議,各國各有內政的麻煩,誰還有餘力「隨侍」美國?有人嘲諷,歐洲在國際政局的分量和影響力已成「歷史」,美國又無力,世局快變群龍無首,焉能不亂。

歐巴馬領導力薄弱是不爭事實,他常以道德性信條宣示和空洞語言,取代有力的外交、軍事作為,使唱衰美國者振振有詞。這樣的局面,「假設」擊落馬航班機是俄軍所為,美國除了表達憤慨,能有多少選項制裁?制裁有效否?這才是今天美國和世局的困境!

部分華裔冷眼樂見美國弱化,網路上民意就反映類似趨勢。但現實上,今天國際情勢的複雜度,仍需強有力的國家扮演世界警察,仲裁國與國間的紛爭,維護正義與和平,即使正義的定義和解釋仍有爭論。譬如馬航事件除了聯合國(仍是主要大國在主導)出面,最有能力協助解決的,仍非美國莫屬。歐巴馬事發之初的判斷,顯然忘卻這個義務和責任。

有人大膽預測,美國漸失霸權地位,一個多極或多元的世界正在成形。而中國正走出亞洲,企圖分攤或扮演更多國際角色,習近平訪拉丁美洲砸350億美元建立「命運共同體」,中國對全球的部署都在增加其國際影響力。但中國的主客觀條件限制,想分攤國際責任還有長路要走。烏克蘭的亂局,讓世人明瞭,美國不能退縮,烏克蘭亂局必須終止,馬航298人的犧牲也要討回公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