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安 靠民航業者把關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第一頁 -

特派員

許惠敏

馬航MH17客機17日遭飛彈攻擊,在烏俄邊界墜毀,造成298名乘客及機組人員全部罹難。伊拉克、阿富汗、克里米亞戰雲密布,是歐亞航線躲不掉的地區,民航機近戰區被擊落,也並非首遭,在各界忙著揪出元兇之際,馬航是否有失職之處,在馬航370離奇空難後,再次啟人疑竇。

熟悉民航業的專家認為,國際民航組織(ICAO)對潛在威脅的危險飛航區會警告會員國,但是否正視威脅、避免飛過相關空域,則完全取決於航空業本身。該組織 17日在出事後的聲明中指出,最近曾警告會員國及各國航空業者,指出辛菲羅波可(Simferopol)飛行情報區(FIR)因出現超過一個飛航管制中心(ATC),潛在危險性升高,但馬航17班機遭飛彈擊中時,並未經過該警示區。據《新聞周刊》取得案發後數小時的地區航空雷達圖,很明顯,各航班都已避開原先航道,刻意遠離辛菲羅波可及烏克蘭飛行情報區。往來亞洲與歐洲之間航班頻繁,烏俄邊境是必經之途,一位有八年飛行經驗的丁姓民航機駕駛表示,他服務的航空公司,自從克里米亞危機升高後,就完全不飛近烏克蘭飛 行情報區。他指出,「在民航組織與公司無法控制局面的前提下,民航機被軍事組織擊落即使只有百萬之一的機會,即使耗油繞道,還是小心為上策。」高警覺性,是航空公司保障乘客安全的第一步。一位Cho姓華航機師稱,數月前華航飛阿姆斯特丹CI-065航班飛過烏克蘭領空時,曾有位教官發現當地出現兩個ATC(Air Traffic Control),為避免爭端,教官便將頻道分別掛在兩個ATC上,並在回台後即刻向管理處報告,之後,該航班就沒再經過烏克蘭。飛CI-065的組員17日得知馬航被飛彈擊落,都捏把冷汗。丁姓駕駛稱,領空為領土上方空域,為主權一部分,空防識別區則大於(或等於)領空,是當事國為了軍事防備需要畫定的區域,進入空防識別區之前,應依照當事國要求明白告知身分以為識別 (Identification),若不主動提供識別,可能被視為具敵意。他舉東海為例,東海屬於公海,但日本與中國兩國的空防識別區就有相當重疊,兩方都希望任何在識別區中飛行之飛行器能提供識別資料,這包括民航或軍機。至於「飛航情報區」(Flight Information Region,FIR)與領空與空防識別區不同,FIR由國際民航組織畫定,是對民航機的航管地域,一般來說與領空相符。已退休的中華航空公司華府營業處前經理沈維新舉1983年大韓航空747客機遭蘇聯戰鬥機擊墜事件說,雖然韓航偏離航道的真正原因至今仍未水落石出,但據信是削價競爭、為節省燃料而釀悲劇,馬航空難原因仍在調查階段,和韓航客機被擊落事件性質有很大差異,但他相信,航空業本身的認知與責任,絕對是飛航安全的最大保障。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