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烏克蘭危機⋯ 新一波 能源戰開打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國際 - 編譯中心 / 綜合 21 日電

遠從「阿拉伯之春」、敘利亞內戰,至中日韓東海衝突、烏克蘭危機、伊朗核子談判,至近來發生的以巴加薩走廊衝突加劇,以及馬航班機遭擊落所引發的緊張,凸顯出國際間正展開新一輪地緣政治角力。但若從國際經濟層面觀察,不難發現有條「能源鎖鏈」串連其間,一場全球能源爭奪戰正在上演,結果可能引發能源供需的大洗牌。敘利亞掌控石油與天然氣輸往地中海的管路,以巴衝突也牽動沙烏地與伊朗兩個石油大國;伊拉克更是油國組織第二大石油出口國,能夠彌補利比亞石油減供的缺口。在 在顯示中東動盪無論是原因或結果,與石油均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亞洲東海島嶼衝突的肇因,當然是由於各國瞄準200浬經濟海域,爭奪以石油及天然氣為主的海洋資源。日前中越南海的鑽油平台衝突,以及中、菲、台灣對南海海運線的主張,與石油的關聯都不言可喻。

歐洲今年初以來的烏克蘭危機,俄羅斯占領克里米亞,及美、歐對俄羅斯實施的制裁,原因及影響也都以石油與天然氣供需與運輸有關。美國靠著頁岩油氣大量增產,目前天然氣更是供過於求,因此不僅鞏固美國本身的石油供給無虞,必要時還能對外出口。 一旦烏克蘭危機繼續升高,西方對俄羅斯再加強制裁,甚至大幅減少從俄國進口油氣,短期間固然會引發國際油價動盪,但中長期卻可能造成全球能源供需大洗牌。俄羅斯油氣非常可能大量轉銷中國及東亞國家;歐洲可能加強開採本身的頁岩油氣,並改從美國進口。六強若與伊朗達成協議,全球每天便能增加200萬桶以上的石油供給,亞洲國家便能向伊朗買更多石油。東海、南海各國眼前雖因能源而衝突,未嘗不可能轉變成合作開發。屆時國際能源供需將進入一個「未知的領域」,成為影響21世紀全球經濟走向的關鍵變數之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