跖狗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欸,我問你,」槿心想到「罰不當其罪」,突然想起件事來:「如果偷人家的東西,但沒有得手,給人捉到了,官府裡怎麼判?」「沒得手,那就是鞭刑囉⋯⋯怎麼?有朋友扯上官司了?」「沒有,就問問⋯⋯那得幹什麼才要剁了人的手啊?」「怎麼這麼問?」薛青原皺皺眉頭道。「幾天前有這麼件事⋯⋯」槿心就給他說了,她讓一個公子帶出去陪席,路上遇見扒手的事:「⋯⋯那公子竟然要剁了他的手!那是大活人啊!還真下得去手!我都給嚇死了!那賊氣不過,狗急跳牆竟然讓他掙脫了,還要反過來打那公子。緊要關頭出來個姑娘,身上還帶著功夫,把那小賊打跑了⋯⋯這姑娘真不該!那公子就該有人殺殺他的威風⋯⋯」「後來呢?」「哪有什麼後來?他們都去攆那賊,丟下我不管,我就自己回來了。」「妳說那是哪天的事?」薛青原臉色一變。「跟你出去辦事隔天。」槿心發現薛青原臉色不對,油嘴滑舌都收起來了,也正色回答,簡潔俐索,沒有閒談的碎嘴了。「該死!」薛青原大喝一聲,轉身就向床邊拿柺杖。這還是槿心設法給他找來的,否則他這條傷腿行動多有不便,實在麻煩。槿心給他這麼一動彈,跌落地上,輕輕叫了一聲。薛青原也沒理會,逕自道:「那賊就在我大牢裡!他娘的好大膽子,敢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樣!快把我的衣服拿來!」一個有錢公子、一個會武的姑娘,攆著一個賊,那不就是我在找的人嗎?薛青原想到這幾天他手下的弟兄滿城亂轉,哪一個想得到:那賊就躲在自家的門檻裡面!這可真應了那句「八丈燈台,照遠不照近」!「這是怎麼回事啊?」槿心連忙伺候他起身穿衣。她知道這時候的薛青原一心只想公事,眼裡沒有她,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六三二)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