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癢癢樹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搬入新居後,發現庭院裡有幾棵癢癢樹,還有一棵幹粗冠大的橡樹。門前的兩棵比這還高還粗,一個人雙手摟不過來。

癢癢樹又名百日紅,學名紫薇。因花期從四、五月到七、八月,長達百日,故曰百日紅。

開花時節層林盡染,密小的花瓣簇擁成碩大的草莓狀花團,猶如花海噴湧浮動。重重碗口大的花簇,硬是把粗壯的樹枝壓得彎了下來,在眼下晃來盪去,煞是喜人。

可是不管去抓去撓筆直無皮的樹幹,這癢癢樹上的樹葉就是紋絲不動。這洋種的癢癢樹,簡直就是歪脖子葫蘆各一路種!橡樹結滿了圓圓的黃色橡子,不斷地被風吹落掉到地面,人踩在上面,發出卡哧卡哧的破碎聲,此時也是松鼠最快樂和享受的時刻。如果再加上一條淙淙流淌的林間溪流,那簡直讓我回到夢牽魂縈的童年⋯。

一九五四年我上初中,那是一所重點中學,升學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開學前的暑假,成了小夥伴們神遊的天堂。我們相約來到匯泉公園一片靜僻的林子,從圍墻的破洞裡鑽進去。園大林密,遊客稀少,一條叮咚作響的小溪在腳下流淌,澄清碧透的泉水散發著涼氣,情不自禁蹲下捧一掬水洗把臉,好舒服、好清涼!用自製的小網子捕捉游動的小蝌蚪,有的翻磚掀石,搜尋鳴叫的蛐蛐,把捕獲物小心翼翼地裝進事前疊好的小紙筒,然後封好口,裝在上衣口袋裡。

我們把落在地上的橡子,一把把地往褲子口袋裡裝,塞得滿滿的,回家湊在一塊趴在地上玩。最感到神秘的,就數那癢癢樹了,光滑分叉的枝幹,看似沒有樹皮,樹幹直直的。小夥伴們會圍在樹的四周,用纖細的小手去抓撓那筆直的樹幹,樹葉竟會瑟瑟抖動,翩翩起舞,太神奇了!還有含羞草,不小心觸動它細嫩的枝條,就會立馬閉合縮成一團,羞答答地宛如少女。

我們無拘無束,全然解放,至今還浮現在腦海裡,院內的癢癢樹婆娑起舞的身姿,誘發我對童年的回首,嚮往生活的甘美,追憶青春的光華。每想至此,頃刻間摸摸白髮,自覺又年輕了不少。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