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斜的地板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那個時候,跟在芊芊身後,相對於在前頭蹦蹦跳跳,看到什麼都好奇地去碰觸一下的芊芊,盡量以優雅的步伐閒閒逛著的芳荷,不曉得是不是傾斜著身子。或者她努力站直身子奏效,完全看不出傾斜的姿態?

「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不再彈琴了嗎?」

芳荷還沉溺在一碗兩百元的牛肉麵中,突然聽到這句話,嚇了一跳。

「我不知道才華是什麼東西、怎麼來的。與生俱來的嗎?遺傳自你們的嗎?還是後天努力,慢慢堆疊出來的?不管是哪一種,我只知道,我沒有成為音樂家的才華。」

芳荷也不知道才華是怎麼一回事,她也只知道自己沒有當女兒的才華、沒有當母親的才華、沒有當妻子的才華。說不定,連怎麼當一個女人都不知道。

「沒有音樂才華的人待在音樂班有 多可憐,你知道嗎?別人練十遍就像樣的樂曲,你練了一百遍還沒感覺,都不必別人說,自己清楚知道。像我這樣沒什麼音樂才華,只為了滿足自己或父母的虛榮心而進入音樂班的人當然還有,班上真正有才華、將來有機會成為音樂家的大約只有個位數。可是,她或他們有財富做後盾,古典鋼琴之外,可以再學小提琴或其他管樂器,會的樂器多了,就算每一樣都不出色,多藝好像也就多才了。而我們家,根本不可能讓我再學其他樂器,你一直都在打腫臉充胖子,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說到底,才華也和金錢有關。芳荷彷彿懂了,她感覺連坐著的身姿都無法端正,漸漸整個身子向地板傾斜,若不努力撐著,就要從沙發上滑到地面了。 (全文完)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