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盲 地圖迷 與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地圖盲。二十五年前初來美國時,外出旅遊,總是一輛舊車外加一本美國高速公路的地圖。打開地圖冊,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彎彎曲曲的線條,首尾相連,縱橫交錯,我除了迷茫還是迷茫!然而,先生開車,我得要幫他看地圖,但十之八九是南北混淆,東西顛倒,為此,多開了不少冤枉路。

我的方向感極差,既不認識東南西北,又記不清道路名稱。我外出時,大多靠著地標來找路。比如一座藍色的房子,一家華麗的餐廳,一間小巧的茶館,凡此種種,我的記憶裡堆滿了五彩繽紛的圖片,一旦出遊,那些相關的圖片往往會自動顯影,便能輕鬆到達終點。

因為這些原因,我來美國的頭七年中,始終不開車。直到女兒上了初中後,隨著她課後活動日益增多,我的開車一事才漸漸地提到日程上來。我請了美國的私人教練,修習多日之後,拿到了駕照。

但是口袋裡裝著駕照,我卻戰戰兢兢地不敢上路,理由仍舊是不認路。於是,我不得不在先生和朋友的幫助下,反覆開車,終於可以獨立為女兒當司機了。不過我每去一個地方,只認一條路,一換路必定迷失。

和我全然相反,我的美國女婿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地圖迷!據他的母親回憶,他自幼喜愛看地圖,隨著年齡增長,他開始收集各類地圖,小到鄉村小鎮,大到城市國 家,他的地圖冊林林總總,應有盡有。所有的地圖手冊,他都一一擺放在書架上,信手拈來,百看不厭。稍大一些的地圖,他便裝了鏡框,掛在臥室的牆壁上。至於世界地圖,便像一張壁紙般,貼在他的家居辦公室。家中鋪天蓋地的地圖,並不能全然滿足我的女婿。我們一起外出時,在地鐵站,他頗有興致地看線路圖;在公園裡,他孜孜不倦地看地形圖。有時我和女兒、女婿外出散步,無意間,女婿的身影便不見了,再回首尋覓,只見他正站在街邊的地圖前,細細地研究著。很多年前,女婿第一次與我回京省親,他的母親送給他一張中英文的北京地圖,他愛不釋手。那時,谷歌地圖還不發達,因此這張紙地圖的意義更加非凡!到了北京,他帶著地圖,四處周遊,樂在其中。女婿對地圖的特殊嗜好,使他的方向感極強。無論在美國還是在中國,無論是步行還是開車,跟著他走,總是無憂無慮。我現在外出之前,仍喜歡向他問路,他也不厭其煩地為我畫一張小地圖,那圖畫得清晰有加,一目了然,按此出行,必定平安無事。我這個地圖盲的岳母碰上了地圖迷的女婿,實在是一種難得的福氣!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