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過一會兒,他聽見春生睡著了,才又低聲問:「秋生,你疼吧!睡不著?」秋生嗚嗚哭起來,問道:「爸,咱和他家有啥仇?」老地主說:「沒有仇。有什麼仇?」秋生說:「他這樣折磨咱⋯⋯」老地主聲音嘶啞地說:「有什麼仇呀,咱對他家有恩。人說變就變啦!睡吧。」老地主擠在牛旁邊。黑暗中,他看見牛撲閃著大眼瞅他。牛像是知道他冷,伸出大舌頭呼呼往他臉上吹熱氣。老地主挨著牛身子,暖和了一點兒。 兩個兒子都睡了,他還在自言自語,有時候和牛說起話來。他說:「你呀,你哪知道害人哪!人把你殺了,你也不踢人一腳。你好啊,你比人好,人哪有畜牲好!」

5 王正一早召集開會,自己顧不上回家吃飯。會議在老地主看見隊伍休整的井邊召開,沒有台子,王正就坐在一張破木桌的後面,右邊四個民兵挺胸昂頭地坐在板凳上。左邊老地主和兩個兒子跪在一堆,面目浮腫、頭髮亂得像草窩,渾身散發牲口臭味。身後兩個民兵背著破槍,其中一個是頭上生瘡的癩子,眼睛瞪得圓圓的。王 正看見王七遠遠站在人群後面,心裡有些發怵。先是幾個人上台發言。這些人上去就雙眼上翻,望著天空背出王正提前教他們的詞兒,背得結結巴巴,語不成句。有個人中間忘了詞,焦急地看王正,想讓他提詞兒。王正卻鎮定地對他說:「慢慢來,別害怕。如今沒有人敢欺壓咱們窮苦人了,你怕什麼?」老地主聽著鄉鄰們的控訴,一會兒張著大嘴、一會兒扭著脖子看那人一眼。那人不看他,只看天。最後一個發言的農民下去了,王根生突然一下下拿頭撞地,喉嚨裡發出嘰哩咕嚕的一串哭聲,那樣子倒像叩頭謝罪。兩個民兵上去,把他拉起來,手向後反扣,不讓他鬧場子。 (四)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