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外婆

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家園 -

今年是我和先生金婚之年,這是一個珍貴且值得紀念的日子。每到結婚紀念日,都會想起我的外婆,她是在我們結婚時去世的。

外婆生於一八九五年左右,有一雙裹了一半的小腳。我小時候常聽她講,那時的女孩子不到五歲就要裹足,痛不欲生,幾乎天天在家哭叫,有的還要傷命。外婆有幸沒受太大的罪,沒裹太小,就解除了,但腳趾已變形,走路也有些困難。外婆出身畫家家庭,少女時就嫁了人,生育兩女。不久守寡,婆家敗落無人,她一直在娘家生活。外婆靠雙手給人家縫製衣服、做旗袍、做飯菜、給女人梳妝⋯,養家餬口,還供兩女上學到高中,使她們後來都做了小學老師,成為職業女性,這在當時非常開明。第三代出生後,外婆一手挑起扶育外孫和家務的重擔。我的父母都是教師,生活並不寬裕。我是長外孫女,一直跟著外婆睡覺。記得夏天的夜晚,我們常坐在弄堂口乘涼,這時,外婆就會講「三姊妹」的故事給我們聽:一家有三姊妹,醜大姊為了自己,把兩個漂亮的妹妹分別推下井害死了,後來,兩個妹妹變成了兩隻蝴蝶,每天飛到大姊窗前罵她,使她羞辱得無法生活而變瘋了。這故事我聽了好多遍,以至現在還記得。外婆很會做菜,揚州有名的菜餚她都會做。例如大獅子頭、蝦球、煮干絲、蛋炒飯、蘿蔔絲包子、薄餡餅⋯,使我一生回味無窮,並在退休後都學會了。外婆知書達理,雖不識字,但到五十歲時,還積極參加居委會的掃盲班,常常要我們教她識字寫字,聽我們講國家大事,學習新事物。由於她的照顧,使我們一代五人都進了重點高中,大學畢業學有所成。高中畢業後,我離開家鄉到上海讀大學,畢業分配到西安工作,從此一生遠離家鄉,漂泊在外。本打算在成家立業後,把外婆、母親接過來伺奉,但就在我準備春節回家結婚之時,外婆病入膏肓,一個原本高興喜慶的日子,恰使我內心無比悲痛。真是恨天不得,為什麼那麼湊巧?為什麼上天要這樣安排?

多年來,我常常感到內疚,懊恨沒能好好照顧外婆。我常在夢中見到外婆,她依舊和我在一起,為我操心,為家操勞,對我微笑。她仍然在照料我,給我力量,做我的榜樣。是她,使我有了工作上的成就,擁有家庭的幸福、老年的福氣。外婆使我一生平安,感覺仍與我同在。

近年每每回國,我都要回故鄉為老一輩掃墓。外婆的墓園總修理得那麼整潔漂亮,花草茂盛,使我感慨萬千。外婆啊!你雖一生動盪,一生勞苦,如今能安息在這樣美好安定的環境中,我們後代也欣慰了,我會永遠懷念你。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