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Journal (New York) - - 小說世界 -

王七嚇了一跳,這時媳婦跑進來,把他拉走了。王七和媳婦蹲在地鍋前,往爐膛裡一小把、一小把地添柴火。媳婦問他:「說動他沒有?」王七搖頭。外面大風跑,把火吹得撲跳撲跳。王七聽一會兒風跑,站起身往外看。他看見樹上的葉子快落光了,天色青得發白。他轉身對老婆說:「天要變了,秋生兄弟倆還光著腳呢。」 長一段路。王七知道他的意思,臨走時對他說:「回家叫你爸放心,你也放心,事兒都過去了。」

王七向山林深處走,走一會兒回頭,看見瘦骨伶仃的秋生仍站在路上,朝他張望。

老地主受寒、受驚,躺在床上,燒得糊糊塗塗。有時候突然爬起來四處找錢,摳那些泥牆上的洞子,鑽到床底下大半天不出來。

這一天,他突然清醒過來,想到半輩子積攢的錢沒有了,大哭了一場。哭完他下床來到院子裡,看見小兒子春生正給牛兒拌草料,穿著單衣單衫,凍得臉色青紫。

老地主突然想起什麼,他一路走到租戶王長順家,要收秋後的租。他說也不要穀子了,給兩件抗寒的衣服讓孩子穿吧。

王長順說什麼都沒有,要地就把地還你。老地主發愣半天,說:莊稼你都收了,現在又說還地?

這時候王長順的老婆從灶房裡出來,站在院子裡罵:你這臭地主,怎麼當初沒有鬥死你,你現在又來欺壓我們窮人百姓。罵聲響徹半個村子,引來不少人站在院牆外看笑話。 (七)

Newspapers in Chinese (Traditional)

Newspapers from US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